[BL同人] [小说] 《扫簧jing反被lun》短篇小说-已完结

[BL同人] [小说] 《扫簧jing反被lun》短篇小说-已完结

资源类型:同志小说
资源大小:44KB
写真页数:
视频时长:
零售编码:扫簧jing反被lun
下载软件:

《扫簧jing反被lun》

[BL同人] [小说] 《扫簧jing反被lun》短篇小说-已完结插图

那天晚上分局组织集中清查行动,象我这种年龄没到35岁的年轻民jing自然首当其冲,这次我们行动的目标是地区的色情行业,诸如酒店、会所、浴室、洗脚屋和发廊,此前举报信不少,群众反映这些场所乌烟瘴气,因此分局领导下了决心,一定要整顿场所的风气。

当晚22:00,清查行动准时开始,我们兵分几路,为了防止走漏消息,手机一律交给内勤保管,只有带队的才配有对讲机,我们这一组一共6个人,5男1女,全部身穿99式深藏青jing服,任务是辖区边缘的一家发廊,据说老板和发廊女都是东北来的,在附近一带小有名气。

组长交待了注意事项,无非是要搜集证据,最关键的一点是不能放走一个人,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把jing车停在远处,悄悄地接近这家发廊,此地比较僻静,几乎没走动的行人,孤零零地就剩下那家发廊亮着昏暗的灯,这不奇怪,据说光顾发廊的都是老顾客,有的回头客还从外地驱车前来,而居民的检举信里有一小半是针对这家东北发廊的。

经过事先观察,这家发廊有三扇门,除了大门之外,分别有一扇门开在侧面和后面,平时的检查想来店里人都是凭借出路方便逃脱的,这一回我们6个人作了分工,组长带一人从正门进去检查,余下的两扇门则由我们分别把手,我和刚来实习的jing校小女生被安排在不太重要的边门。

谁也没想到吃了没有通讯工具的亏,本来有手机的话,三组人通个电话,等人全部就位了才进去查,然而等我和小女jing绕过街角,还没到边门,就听一阵人声嘈杂,我脑子里刚刚转过念头:不好,组长的行动提前了!边门就猛地被从里面推开,几个衣冠不整的男女一涌而出。

小女生没什么经验,初出茅庐的她已经傻了眼,而我满脑子都是“不能放走一个”的命令,大叫一声:“站住!”拔腿就追了上去。

这些逃出来的人大概有六七个人,其中四个是男的,听到我喊愣了一愣,回头见我们只有一男一女两个jing察,而这里的jing察都是不配枪的,所以继续向街口逃窜,其中一个东北口音的家伙还喊:“前面都上我的车,驾驶员还在上面!”

我闻声向他们跑的方向望去,果然100多米外听着一辆商务车,我耳朵里已经听到车辆发动的声音,显然坐在车上的驾驶员在暗中发现了我和小女生,所以提前发动了车。

不好!这些人一旦上车,我们根本就追不上,而发廊里如果嫖客都跑了,缺少证据,对发廊女也不能处罚,我不假思索地追了上去,100米的距离眨眼就到,奔在前面的一个嫖客体力非常好,先我一步跑到车前,一把来开车门钻进后座,不容我迟疑,跑在他身后的我也扑进车内,打算一把将他拽出来,然后回头挡住其他人,这时正门后门的同事应该也能追出来,四下合围,没一个能跑的。车里的家伙显然没想到我这么快,一下子被我抓住胳膊,我才要发力往车下拽,只觉得身后被人一推,人没站稳,顿时趴倒在车座上,还没等我挺起身,后背一重,竟然有几个人同时压在我身上,把我压得动弹不得,然后听到车门“砰”地一声关上了,东北口音的急促地说了一句:“快开车!”

我身子一晃,压在我背上的份量顿时又重了几分,感觉车子飞速地行驶了出去,我知道了发生的一切,原来后面奔跑的几个人收不住惯性,把我一起推进了车,凑巧形成了都压在我身上的局面。混乱中,有个家伙迟疑地问:“车上还有个jing察,怎么办?”

东北口音的好像被提醒了,喘着粗气低声说:“按住他!”立刻有几双手牢牢地按住我的肩膀,无论我怎样挣扎,都无法起身,而先跑进车差点被我拽下去的那个人用手掐住了我的后颈,这回我的脸贴在商务车的座位垫子上,连呼吸都困难,只能双脚往后乱蹬,想把按住我肩膀的人踹开,混乱中有人被我踢到,痛叫了一声,然后我的腿也被按住了,一个女子操着东北口音说:“死jing察,还敢犟,看我的手段!”说话间我只觉得有一只手从我的双腿与座位之间伸了进来,摸到了我的裤子皮带暗扣上,一按一掀,制式皮带马上松开了,我大惊,拼命扭动身体,叫着:“你要干什么?放开我!”不料这只手一下子从我松开的裤腰探了进去,隔着我的内裤一把握住了我的睾丸,个然后用力一紧,那女子厉声说:“你再敢动,我就捏爆了你的小jj!”我下面一痛,生怕她说的出做得出,我还没结婚,女朋友也是jing察,是女子市局女子特jing队,10月份的婚事,我担心还没进洞房就被弄伤男根,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不动。

见我被制住了,东北口音的男子问:“谁有绳子?”开车的驾驶员回答:“后排有,本来用来捆水果箱子的,不知道够不够长。”一阵摸索声,然后我觉得有人把我压在身体下的双手拉了出来,并套上了绳子。

他们想干什么?我心里一沉,刚要挣脱,握住我睾丸的手又紧了一紧,使我发出了一声闷哼,女子威胁道:“你再反抗试试!”无奈之下,我只好听凭几个人将我的双手拉到背后,用细麻绳牢牢地绑了起来,这时几个人才起身放开了我,其中三个人挪到了最后面的座位上,先上车的家伙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拉得坐了起来,他和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一左一右把我夹在第二排中间的位置,这时女子的手已经放开了我的下体,冲我笑笑:“想不到你的小jj还真不小,差点都握不住!”被她这么一说,我的脸象被烧过一样变得滚烫,内心羞愧难当,我堂堂一个人民jing察,穿着jing服出来执行任务,违法份子没抓到,反被几个卖淫嫖娼的抓了起来,还被反绑了双手,这可是做梦都想不到的遭遇啊!而最令我难以面对的是,自己的失手被擒,竟然是由于被发廊小姐抓住了睾丸。

已经挪到后座的东北口音男子干笑了一声:“还是小杨有办法。”然后对其余几个人说:“各位,虽然这次我的店估计保不住了,但你们的损失小弟我一定负责赔偿。”有人惊恐不安地说:“损失也就算了,这次闹这么大,不知道会不会吃不了兜着走啊?”

我定了定神,说:“本来你们嫖娼,无非是治安处罚,现在你们绑架了jing察,如果不放了我,到时候肯定要吃刑事官司了。”我转头看车窗外,外面的街景一闪而逝,显然车速飞快,我正在辨认到底行驶到了哪里,只听东北口音的男子骂了一句,“该死的jing察,都是你们惹的事情!”吩咐我一左一右的一对男女,“你们两个,现在把他的裤子剥下来!”

什么?要剥我jing裤?被违法分子绑起来已经够让人觉得羞耻了,在一车子人面前被剥掉裤子我还不如去死,更何况车里有男有女,我大叫一声,要站起来,头猛地撞到车顶,一下子眼冒金星,然后后座的人用手把我死死地按住,左边的男子手伸到我背后,推着我臀部朝外一发力,我肩部被顶在靠垫上,下半身却已经离开了座位,右边的女子侧过来,两手分别抓住我裤腰往下一拉,我下身一凉,竟然被她连着内裤一起拉到了膝盖处,我双手反绑在背后,又被人按着,根本无法反抗,眼见得下半身已经赤裸,又怒又羞,再加上头撞了一下,几乎晕过去,这时左边的男子一拳打在我腹部,剧痛让我蜷缩了身体,又坐回到座位上,乘这机会,女子连拉带扯,把jing裤和内裤从我脚踝处彻底拽了出去。

“把他的嘴堵上!”东北男子又发布指令。

女子问:“没东西堵啊?”

东北男子说:“这不有现成的吗?你傻不傻!”

女子看了看手里拿着的我的裤子,恍然大悟,举起我的内裤对我说:“张嘴!”

我咬紧牙关,女子指了指我的下身,我知道她的意思,如果我不听从,她就象刚才那样对付我,迫不得已,我只能张开嘴,让她把内裤塞进了我的嘴里,这回,我连说话的权力也被剥夺了。

现在,我的上身还算齐整,一套崭新的jing服穿在身上,连帽子都被女子捡了起来重新戴在我头上,但下半身除了脚上的制式皮鞋之外称得上完全赤裸,两只手在手腕处被细麻绳绑在背后,绑得很紧,以至于我的手都发麻了,我试着用力去挣,但一点作用都没有,按在我肩膀上的手都松开了,我的嘴里塞着自己的内裤,此刻我动不了,也不能说话,满车的人围坐在一个被捆绑塞嘴、半身赤裸的jing察前后,我的任何举动任何声音都显得那样的耻辱,恨不得立刻死掉。

东北口音男子说:“现在,我们几个等于是一条船上的人,今天的事情谁都有份,出了事情谁都跑不掉。”

有人接口说:“这我们知道,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不见得带着这个jing察跑路吧?”

东北口音男子说:“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我有把握让这个jing察不说出去,说不定,今晚的事情还要靠他帮我们渡过难关。”

余下的人显然没听明白,他接着问:“我的住处肯定不能回去了,谁有地方让我们暂且避避?”

车子里安静了一会儿,我旁边的女子说:“老板,我有个小姐妹回老家去了,她租的房子还没退,我有钥匙。”

我这才知道东北口音的男子原来就是发廊的老板,他问:“那房子安全吗?”

被称作小杨的女子点点头,“没问题,在郊区,这个时间周围根本没人,她是一个人住的,隔壁邻居都搬家走了,整个一幢里就两家还有人住,不过都在六楼。”

老板追问,“那你说的房子在几楼?”

小杨回答:“二楼。”

“好,就去那里。”老板下了决心,“你指路。”

然后对我左边的男子说:“蒙住他的头,不要让他看到地方。”

旁边的男的捡起地上我的jing裤,罩住了我的头。

“你有什么打算?”后座一个嫖客忍不住问。

老板沉默了片刻,反问嫖客,“你说,这jing察现在最怕什么?”

嫖客愣了愣,“怕?怕我们杀了他?”

老板说:“杀人?这事我可没干过,我也没想过要杀一个jing察。”

“那你是…….”嫖客反应不过来了。

老板笑了笑,“你把头凑到前排,看看他的下面,就知道我想干什么了。”

嫖客果然把头凑前来看,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我似乎依然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在我赤裸的两条大腿之间扫来扫去,唯有用力夹紧自己的腿,这种境遇要多难堪有多难堪。

“你,你是要把这个jing察……..”嫖客忽然想到了什么,失声惊叫。

老板“嗯”了一声,“你猜对了。”

我预感到了什么,心中升起了一种如堕入地狱的绝望,我知道老板准备怎么对付我了,除了司机之外,所有人的目光仿佛都在盯着我的下半身看,隐约间,我有无助的羔羊落入狼群的极度危险感,因为这几个人除了目光中的不怀好意是那样的明显,连轻微的笑声都显得非常暧昧。

几天前,当我们接到匿名举报信,称东北发廊开设的项目颇为怪异,有把人绑起来的,有用皮鞭抽打的,居然还有用蜡烛烫人的,总而言之要多怪就多怪,写举报信的人或许不了解,这是一种名叫SM的调教行为,而这家发廊就是靠这种项目轻而易举地击败了许多同行,成为深受远近好色之徒欢迎的堕落场所,这也是许多外地客人来过一次后不惜长途跋涉再来消费的原因。

作为一名jing察,我以前学过犯罪心理学,当然知道SM是什么,而自己眼前的遭遇,再把老板与嫖客们相互的对话联系起来,我终于明白真正的悲惨对我而言才刚刚拉开序幕……
商务车在小杨“左拐、右拐、向前”地指点下一路前行,这东北女子故意不说具体路名,就是为了不让无法视物的我全然不知道被带到什么地方,就这么七拐八弯地行驶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车速渐渐慢下来,我侧耳倾听,外界除了偶有不知名的鸟受惊叫的几声,几乎听不到人声或车声,按照商务车的车速,想来已经到了郊区,甚至是郊区的偏远角落。

随着小杨说了一声“到了。”车停了下来,然后是车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有人拽住我的衣服,把我带下了车。

老板凑到我耳边恶狠狠地说:“我jing告你别动歪脑筋,乖乖跟我们走,这里夜深人静的,你是逃不掉的。”

小杨低声问老板:“要不要给他穿上裤子?我担心会被人看到…….”

老板“嘿嘿”两声,坚决地吐出两个字:“不行!”

立刻有两个人左右夹着我,等于是挟持着我往前走。其中一个听口音正是先跑进车差点被我抓住、之后一直坐在我左手边的男子,在车上他曾经打了我一拳,并与发廊小姐小杨一起剥掉了我的jing裤、内裤,只听他语气不善地边抓着我胳膊边说:“这位jing官也算豁得出去了,大半夜的还裸奔。”

五月的子夜,气温颇低,我上身还好,下半身是光溜溜的,被风吹着,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其实我心里清楚,发廊老板不让我穿上裤子、身边的嫖客用戏谑的口吻讽刺我,目的就是打击我的自尊心,以此冲垮我的心灵防线,我当然不会让他们得逞,但上身穿着jing服、下身完全赤裸地被人胁持着走在马路上,让身为jing察的我依旧屈辱难当,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唯有心跳得厉害。

所幸这一路不算远,走了大概一分多种就好象进了一个楼道,走了十几级楼梯,由于我看不见路,上楼梯不免磕磕绊绊,被跟在身后的东北老板“啪”地一巴掌打在光溜溜的臀部上,随即他厉声呵斥:“磨磨蹭蹭干什么?老实点!”前面传来钥匙开门的动静,随后是门被打开,我很快也被带进了房间。

进了屋,我头上的jing裤被拿了下来,随手扔在地上,等我视觉适应了光线,见自己身处在一间大约20平米的房间里,房间的四壁都很陈旧,地上铺的是很廉价的地砖,感觉上类似于老式的公房,造了几十年的那种,房间里多余的陈设没有,唯独有一张钢丝双人床,但床单什么的全都没有。

老板是一个四十岁出头,中等体态的家伙,据我们行动前了解,此人姓刘,单名一个越字。

他不等我把其他人的面貌逐一看清,一挥手对他们说:“还等什么?把找个死jing察绑到床上去!”

根本不容丝毫反抗,我被一把推倒在钢丝床上,有人问:“怎么个绑法?”

有人立刻自告奋勇,“看我的!”

我一点都没猜错,这些嫖客热衷于SM调教游戏,对用绳子捆绑显然驾轻就熟,听到要把我绑到床上,一个个都是争先恐后。

七手八脚的,有人负责控制住我,有人在房间里找绳子,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解开原先绑住我双手的绳子,即使此时我获得了暂时的解脱,但两只手被紧紧捆绑了一个小时,早已血脉不顺、酸麻无力,还来不及恢复,就又被同一根绳子缠住了手腕,这一回是把我的双手分别束缚在床头的两边。

一声欢呼“这里有绳子”,看来他们在房间里有所发现,我脚踝一紧,也被麻绳套住了,接着就要把我的双腿朝床尾的两个方向拽过去。

“等一等!”刘越阻止了他们的动作,“你们就这么捆绑他的腿?”

动手绑我的几个嫖客愣住了,诧异地反问:“怎么,有什么不对吗?平时不都……”

“废话!”刘越没好气地说,“平时?平时你们是在和小姐玩SM,现在呢?”

嫖客们有些犯晕,“这…….有什么不一样吗?”

刘越走到床前,指了指我赤条条的下体,“你们说一样吗?”

嫖客顿时恍然大悟,“不一样!的确不一样!这jing察是男的,仰面朝天绑着太不方便了。”

刘越点点头,“没错!这个姿势,到底是你们操jing察,还是被jing察操呢?”

“嘿嘿,当然是我们操他!”嫖客的脸上个个浮起淫笑,“那我们就把他翻过来,让他趴在床上,然后绑上?

剩余小说内容对VIP用户免费开放!

内容查看此隐藏内容仅限VIP查看升级VIP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