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同人] [小说] 沉服直男跨下(下)-共计42章 连载中(31-42章)

[BL同人] [小说] 沉服直男跨下(下)-共计42章 连载中(31-42章)

资源类型:同志小说
资源大小:216KB
写真页数:
视频时长:
零售编码:沉服直男跨下(下)
下载软件:

《臣服直男胯下》下

[BL同人] [小说] 沉服直男跨下(下)-共计42章 连载中(31-42章)插图

第三十一章·肠已断,泪难收,相思重上小红楼
第三十二章·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第三十三章·最爱东山晴后雪,软红光里出银山
第三十四章·柔肌热血无所动,君讲道德寂寞否
第三十五章·红日淡,绿烟晴,流莺三两声
第三十六章·花兵月阵暗交攻,阵阵春风透玉壶
第三十七章·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
第三十八章·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
第三十九章·拈新花,结连理,付予锦色流年千万曲
第四十章·风恬日暖荡春光,戏蝶游蜂乱入房
第四十一章·年华灼灼艳桃李,结发簪花配君子
第四十二章·一寸同心缕,百年长命花

第三十一章·肠已断,泪难收,相思重上小红楼
亮着灯。
半裸的雷鸣,赤着双足。
凳子倒在地板上。
冯雪抱着腿蜷坐在沙发上,头转向一旁,长发披散、衣不遮体。
灯光太过明亮,灼痛了我的眼睛。
我躲闪般闭上了眼。
冰冷湿滑的蛇,吐着芯,在我的脊背上游走,我死死的咬着牙,不让自己的身体因寒冷与恶心发出颤抖。
片刻后,睁开眼。我看不到屋子里的冯雪,也看不清眼前的雷鸣,只有光,白晃晃的一片模糊。
张开口,急促的心跳引动着短促的呼吸。每一丝呼吸的气流涌进身体,丝丝作痛,仿佛五脏六腑在被一寸寸撕裂。
“对不起,打扰你了。”费力的吐出最后一个音节,全身的力气仿佛被一下子被抽空了。缓缓的转过身体,四肢僵直,腿和脚都失去了控制,每迈一步都感到力不从心,脚似乎踩在棉花上,轻飘飘软绵绵的。
“宁宁”雷鸣的声音仿佛从雾霭中飘忽的传来,像一缕恼人的冷风掠过耳旁。竟是如此的陌生。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这样叫我。
哦,对了。
我转回身,机械的将手中袋子递向他。雷鸣下意识的伸手来接。手突然一松,袋子跌落在地。刺耳的碎裂声——
我惊醒过来,错愕的看着彼此僵在空中的手臂,手指间竟隔着那么远的距离。
“怎么了?”冯雪的声音。
“没事!”雷鸣不耐烦的低吼了一声,屈身蹲了下去,收拾地上的一片狼藉。
我的目光迎向看过来的冯雪,她抓着雷鸣的外套挡在胸前,光滑的脊背在灯光之下泛出白腻的光泽。看到我在看她,娇羞的向沙发里缩了一下身体。
我撇过头,长长的吸了口气。低下头看着雷鸣。
“听说你明天一早就要走了。我起不来,就不送你了。祝你一路顺风。”
雷鸣抬起头看我,我已转过身大步的走下楼梯。
一步一步,越走越快。出了楼道的时,已经跑了起来。脚下突然一软,跌倒在地上。挣扎的站了起来,跑出几步后,再次跌倒。
紧握着拳头用力的在地面上锤了几下。一动不动的趴在雪地上,冰冷与疼痛让心里舒服了一些。过了好一会。撑着身体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回了家。
手掌划破了,周身又湿又脏。
母亲见到我狼狈的模样吓了一跳。
“怎么弄的?”
“跌倒了。”
“哎,这么不小心。伤着哪儿没?”
“脚扭了。”
母亲取来了红花油。仔细的涂在我扭伤的脚踝上。
我倚着沙发的靠背上,垂着头。大滴大滴的眼泪滚过下来。
“很疼吗?”母亲惊讶的看着我。
我无声的摇摇头。
“我可怜的宝贝儿子。”母亲爱怜的揉了揉我的头“以后走路可要当心,别毛手毛脚的。”
我搂着妈妈的腰,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呜呜的哭出了声。
母亲愣了一下“这么疼吗?要不去医院看看吧,不会是伤到骨头了吧。”
我不吱声,只是不停的哭。
“这孩子”母亲用手轻轻的抚摸我的脊背。
过了一会儿。
我抽泣了两下,止住哭声。抬起头看着母亲。
“妈,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母亲低着头看我,一脸的困惑。
“说完,你可不能生气。”
“恩,你说吧。”
“我————”我眨巴着眼睛,眼里的泪花还没褪去。“我这回考试考砸了。”
母亲笑着用手指磕了下我的额头“我一猜就是这回事。还和我在这装哭耍熊。”
我揉着吃痛的额头嘟着嘴看着妈妈。
“你能考好才怪呢,你前些天在雷鸣家光和他玩游戏了吧。”母亲伸手又掐了一下我腮肉“你个活宝,还跟你妈我来这套。说吧!你这回成绩是多少?”
“我————”我揉了揉脸颊“总分排名班级第二,年组第七。考的十分不理想,还有很多的不足需要提高。”
我眨巴这眼睛,诚恳的看着母亲。
“啊!你个臭小子。敢逗你老娘。”妈妈笑骂着,又用手指节敲了一下我的额头。随即又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不可以骄傲啊,以后接着努力。对了,雷鸣考的怎么样?”
“也挺好的。”我低下头,眼神黯淡下来。
“哦,那就好,你们在一起要互相督促学习。”母亲并未察觉到我情绪上的变化“今天怎么没在他家住呢?”
“他还有事。”眼泪流过嘴角,我悄悄的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涩涩的。
“哦,是要整理行李吧。”母亲将药油收起“他是明早8点的火车吧,你脚扭伤了,就别去送他了。”
我没回答,站起身一瘸一拐的走进浴室。
冲着澡,哼唱着喜欢的歌。一遍又一遍,唱不出完整的句子。
躺在床上,带着耳机。听着查克伯朗的音乐,在纯色无暇的乐色里跌入一个又一个的梦境。
这夜的碎片,纷纷扬扬。
风的疯狂使它们脱光了衣衫,在它们对面飞舞着的,是一根黑色的羽毛。
夏天的男孩在毁灭。
在他狂想的荒芜里。
我尚记得春天的光景,那些欲望的枝芽
我已见那冬日的景致,那白雪飞舞的美景
如果我在这个冬季死去,请待我向来年的春天致意。
夜里发起了高烧,寒颤、出汗、裹着被子发抖。身体如此忠实自己的情感,真让我感到羞耻。
早起的时候头晕的厉害,满脸的泪水冰凉凉的。
母亲敲了敲门。
“雷鸣在楼下呢,要走了。”
我下了床,擦干净脸。忍着头晕与脚踝传来的钝痛。缓缓拖着脚步来到阳台。
雷鸣站在楼下,仰着头看向我。
英俊的面容从帽檐的毛领中露出。晨光之下,让人目眩神迷。
这就是我爱的那个人,这就是我的爱情。
就像这清晨的薄雾。如此轻薄,转瞬即逝。
我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
鱼在深海里呐喊
哭泣在声嘶力竭中无声!
无鳞的身体光滑与羞耻的诱惑!
游戈随波逐浪的错觉
最初的愿望成就最终的那一跃
浮出水面的鱼,
爱情在第一眼的阳光里
窒息
脚肿的厉害,高烧持续不退。妈妈带我去了医院,医院的味道是如此熟悉和让人难以忍受。从小到大来过多少次医院已经记不清楚了。先天体质虚弱这个专属于早产儿的标签被完美的印证在我的身上。见证过我出生的亲人们曾多次的向我讲述过那传奇的一刻。我出声的时候没有哭,当然——也没有笑。我被羊水堵在胸腔与气管,无法发声与呼吸。一番抢救无效后,一个年迈的老护士,抓着我的脚将我大头朝下的拎了起来。我就在出生的那一刻被吊起来狠狠的打了一顿。终于把小命保住了。赞美安拉!!
在门诊部里打点滴,窗外飞来只麻雀,胖胖的缩着脖子,隔着玻璃,漆黑如墨点的眼睛泛着明亮的光泽,以一种哲学家的眼光打量着我。觉得心烦,下意识的挥了一下手,然后血液倒流进滴瓶,鲜红的,像花一样绽放,绚丽的让人眩晕。
很快,烧退了,脚却一直肿着。
每天躺在床上,看书听音乐,百无聊赖的从床的一边滚到另一边,然后悲伤。然后幽雅而矜持着,在一个又一个夜晚里
和自己说晚安
一直到了年前的到校日,终于能下地自如的行动了。
到校日那天,在班级门前遇到冯雪。礼貌的打了招呼。不知道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雷鸣是否与她联系,在这寒冷的清晨与夜晚,是否有温软的情话缠绵。这个小心思猛的刺痛了我。用力的握了一下拳头,指甲印进皮肉里。已经和我无关了不是吗?自寻烦恼总要有个限度。谁要低到尘埃里开出花来!我还没有那么贱!周宁!你是个男人,你就要像一个男人似的活着。
就在我暗自发誓要以一个男人的姿态坚守不久后,我遇到了一个女人。就在学校附近的步行街里。
“宁宁,好巧啊。”熟悉的声音娇媚的响起。我转回身,苏钰笑着看我,身旁的姚姚与刘恋笑着向我摆手。
“今天带钱没有啊?”苏钰笑着走了过来。
“我带了。”姚姚与刘恋同时抢着说到,互相白了一眼。
“呵呵,我带了。一起去避风塘吧。”我笑着邀请。
“好啊,好啊。”我得到群众热烈的响应。
“就这样啊?你是不是忘记点什么了啊?”苏钰笑着盯着我。
啊……想起来了。
“在下诚心备至,邀请苏姐姐赏光。”我笑着做了一个屈身礼。
“啊……怎么这样,我也比你大啊。”刘恋笑着囔囔着。
“恋姐好。”我也笑着向她叫了一声。
“还有我,还有我。我比她两都大”姚姚说完,后悔的咋了下舌头。
“好。”我笑着看着姚姚“姚姐好。”
噗——苏钰的一口奶茶喷了出来。刘恋笑的前仰后合。姚姚红着脸瞪了她们一眼。
“今天就不用你破费了,我们刚从避风塘出来。”苏钰擦了擦嘴角,笑着和我说“我们还要去做头发,这次就放过你了。”
“哦,那改天吧。”我笑着点头。
“你俩先去占号,我和我弟还要说两句话。”苏钰冲着刘恋与姚姚说“记得要排眼镜哥的号啊。”
姚姚与刘恋笑着向我摆摆手先走了。
“你和雷鸣现在怎么样?”待她们走远,苏钰开门见山的问到。
我摊开手,做了一个无所谓的姿态。
“分了?不会吧?”苏钰皱了下眉毛,怀疑的打量我。
我点了点头。我突然发现,我和雷鸣的事,竟然只能和苏钰说呢。
“为什么?”苏钰看起来有些吃惊。
我眨巴了下眼睛,苦笑了一下。
“冯雪?”苏钰突然说出这个名字,女人的直觉真可怕。
看到我愣了一下,苏钰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轻声的叹了口气。
沉默了片刻。
苏钰突然探过身子,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苏钰看着我,掩着嘴轻笑几声。
“听姐的没错。男人都好这个。”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可苏钰已经知道我的想法了。
“你是想和他谈感情?”苏钰收起笑容盯着我“男女之间都他妈的就是个扯犊子。你——你还在乎这个?”
我抬起头迎向苏钰质疑的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
“他说过他——喜欢我的。”我还是无法将爱字说出口。
苏钰盯着我,沉默了一会儿。摇着头苦笑了一下。
“切!跟我好的第一个男的还说要为我自杀呢,上完了不就分了,现在搂着别的小姑娘还不是活得好好的。男人这东西脑子都他妈的长在——。”苏钰扫了一眼周围的人来人往,再次凑近我的耳旁恨声说到“都长在鸡巴里!”
“姐姐啊,我也是男的啊。”我哭笑不得。
“啊,哈哈。”苏钰回过味来,哈哈的笑了几声,收起笑容认真的看着我说“你是例外。”!
回到家里。洗了澡躺在床上,忍不住回想起苏钰悄声在我耳畔说的话。
“你是不是不够骚啊?男人都喜欢上了床够浪的。你那个雷鸣,姐试过,够他妈猛的了。你得骚一点,至少得干过那个冯雪啊。你要是不会,姐姐免费教你。”
我苦笑着闭上了眼睛。
是这样吗?雷鸣去找冯雪,是因为我无法满足他的对肉体的欲望吗?我要再骚一点,再浪一点吗?怎么做?还能怎么做?我已经将心与身体全部交予他。我的爱慕,思念,情欲,信仰。还要舍弃人格吗,舍弃尊严,舍弃自我。我要变成一个欲望的奴隶,去和其他的男人或女人争夺荣宠吗?我以男人的身体去取悦另一个男人,终究只能是这个结果吗?我不要!我可以背叛我自己,背叛身体,背叛欲望,背叛灵魂与信仰。我背叛一切,只有一样此生我想坚守——我的爱情。
谁将被人忘却
谁将永远被传诵
谁将固执地回向家园
谁创造了世界
却无力居住其间
漆黑的
闪光的阳台
我不再虚构痛哭和惊诧
我和我的爱情
将在熊熊炉火前相对余生。

第三十二章·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剩余小说内容对VIP用户免费开放!

此隐藏内容仅限VIP查看升级VIP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