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同人] [小说] 龙虎饭店荒淫录(上)-共计50章 连载中(1-15章)

[BL同人] [小说] 龙虎饭店荒淫录(上)-共计50章 连载中(1-15章)

资源类型:同志小说
资源大小:52KB
写真页数:
视频时长:
零售编码:龙虎饭店荒淫录-上
下载软件:百度网盘

《龙虎饭店荒淫录-上》

[BL同人] [小说] 龙虎饭店荒淫录(上)-共计50章 连载中(1-15章)插图

故事梗概:青春年少的王小伟在去县城投奔父亲的路上,遇见烹饪学校英俊帅气的高材生李劲军,并对其一见钟情,他想方设法成功帮助李劲军来到龙虎饭店实习,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收获到李劲军的爱情。 然而,李劲军在面对金钱和肉欲的诱惑时,逐渐迷失了自己的人生方向,最终沦落成一名真正的“”。 小伟在经历了感情失恋、父子乱伦、野外交媾、被迫舔脚与喝尿等一系列的快乐与痛苦之后,终于发现了龙虎饭店鲜为人知的内幕……

王小伟:主角
年龄:18
身高:175CM
体重:60KG

王建虎:配角
王小伟的父亲龙虎饭店厨师
年龄:40
身高:180CM
体重:75KG

李劲军:配角
烹饪学校高材生龙虎饭店实习生
年龄:22
身高:186CM
体重:80KG

周长龙:配角
龙虎饭店老板
年龄:38
身高:186CM
体重:70KG

张云浩服装销售生意人龙虎饭店的客人

张云松西站派出所警察张云浩的弟弟

刘国俊龙虎饭店服务员

两位女配角

陈阿香女:龙虎饭店服务员张云浩的情妇刘国俊的女朋友
李红月:女服装店老板张云浩的妻子张云松的姘头

友情提醒:故事一共50章,前半部分主要是故事情节和人物性格及心理描写,所以激情文字相对比较少~~各位可以先看下目录,更精彩的在后25章里哦。 不过要想看懂看过瘾的话,还是先得把前面的章节看完才爽的。

第一章:王小伟进城会见老爸李劲军回校寻找实习
第二章:王小伟初入龙虎饭店周长龙设宴迎接小伙
第三章:王建虎厕所褪去裤衩王小伟澡堂回忆往事
第四章:王小伟饭堂苦寻父亲刘国俊集市买回内裤
第五章:宿舍内惊现性感内裤 窗台下偷听男女之事
第六章:王建虎煮夜宵疼儿子刘国俊吐真言恨女人
第七章:父子二人饭堂袒心声小小少年过道把魂
第八章:刘国俊再光顾录象厅王小伟初品尝男儿根
第九章:李劲军遭遇实习困境王小伟寻求父亲帮助
第十章:思劲军王小伟夜未寐见劲军王小伟奔学校
第十一章:王小伟宿舍欣赏男体李劲军医院感激恩人
第十二章:周长龙客房款待帅哥陈阿香饭堂勾引猛男
第十三章:李劲军饭店预领工资刘国俊厕所舔食香穴
第十四章:欲女香艳胴体被偷窥猛男强壮身体把精射
第十五章:刘国俊被抓含泪忏悔周云松请客大抖内幕

第一章:王小伟进城会见老爸李劲军回校寻找实习

那天下午,王小伟终于考完了所有的科目,整个人都快累趴了。 半年以来,天天早自习加上晚自习,可把他给闷坏了。 不过,此刻他的心情不错,一来是他自己感觉这次考得很不错,如果不出意外,肯定可以考上县城第一中学;二来嘛,期待已久的暑假终于到来,他可以去县城与爸爸团聚了。 他的爸爸王建虎,在县城一家饭店里当大厨师,一个月工资可拿到一千多块,已经算是相当高了。 小伟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母亲便和父亲离了婚,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父母之间会出现感情裂缝。 反正村子里都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当年他母亲是跟一个上门的泥匠师傅跑了的。 正因为如此,小伟曾尝试着去恨自己的母亲,可是日子久了,他也就看开了。 没有母亲管教的日子,其实活得更自在。 况且,母亲虽然抛下了自己,但父亲却依然那个最疼他的人。 在离婚后的当年,父亲王建虎便进了城打工,年年都给小伟寄生活费回来,所以,和同村的其它同龄孩子相比,小伟家算是比较富裕的了。 由于青春期的营养得到了基本保障,再加上他平时非常喜欢跑步等体育锻炼,所以他的身体发育得不错,不仅骨架宽大,而且肌肉非常结实。 十六岁的他,个子已经长到一米七五,在他自己的眼里,他俨然已经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小男子汉”。

第二天天刚亮,奶奶便把煮好的十多个鸡蛋塞进了小伟的背包里,嘱咐他路上一定要小心,在车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到了县城,父亲会在汽车站接他。 当开往县城的唯一一趟客车从家门口经过时,时间是凌晨5点。 从家里到县城,这趟客车得至少开满五个小时。 一上车,小伟便挑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 车子才开了几十米,又上来一个人,坐在了他身边。 由于光线昏暗,汽车在凌晨为了省电,连车内灯都没有开。 所以,旁边坐的这个人究竟是谁他都没有看清楚。 小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男人的,他常常在梦中梦见自己被身材高大又强壮的男人猛插,然后男人把大 塞到他的嘴里,最后他将满口的乳白精华全部吞了下去……这样的淫梦不只发生过一次。 小伟想了好久,一直很纳闷,梦中的哪个男人究竟是谁呢? 而坐在他身边的这个人,穿了一条褪色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衬衫,看起来很像大学生装扮。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小伟也看清楚了旁边这位男生的面容,高挺的鼻子,细抿的嘴唇,尤其是那敞开的衣服,小伟只要稍微一扭头,便可以看到男生左边那粒黑色的乳头,看到这,小伟的 开始硬了,他动了动腿,将双腿夹得更紧了。 两人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小伟拿出鸡蛋开始剥皮的时候,旁边的男生忽然扭头看着小伟,并憨厚地笑了起来:“这么多鸡蛋啊?”小伟不好意思地埋怨:“我奶奶,真是的,给我包了这么多。哪吃得完啊?”旁边的男生继续说:“鸡蛋很有营养呢。一个鸡蛋中含有大量的维生素和矿物质,最重要的是含有高生物价值的蛋白质。多吃点可以长个子!像你这样的中学生啊,多吃鸡蛋对保持良好的记忆力有相当大的促进作用。”小伟被男生的一席话给吓住了,自己在生物课上都没学到这么多,可这个男生怎么就出口成章了啊? “哇,你好厉害。懂这么多!你是做什么的啊?”“我在县职业烹饪学校读了两年了,马上就要毕业了,准备回县城找份实习!”男生自信满满地笑道。 “哦?那你肯定是当厨师咯?我爸爸也在县城当厨师,在一家大饭店。”小伟说完,将剥了皮的整个鸡蛋塞进了嘴里,并从包里拿出两个递给旁边的男生。 “诶,你爸爸的饭店叫什么名字啊?”“好象是叫龙虎饭店,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是我第一次去县城。”“哦?没听说啊!不过这名字倒取得很好啊。哈哈!对了,我叫李劲军。你呢?”“我叫王小伟!”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早上十点多,太阳照进了车内,明晃晃的。 车内的温度开始飙升,车内一些男乘客都毫不顾忌地把衣服敞开,有的甚至光起了膀子。 客车终于绕完了所有的山路,开始行进在通往县城的柏油马路上。 中午11点,小伟和李劲军一起下了车。 李劲军告诉小伟,他得先回趟城西的烹饪学校,今天好好准备一下,到明天就开始找工作。 李劲军把宿舍地址和电话都写给了小伟,并邀请小伟有时间去学校找他,他请小伟吃饭。 这时候的小伟,只顾着和李劲军说话了,直到李劲军坐上了公共汽车离开了车站时,他才发现父亲王长龙竟然没有出现在车站。 正值中午时分,汽车站被太阳晒成了一个“蒸笼”。 小伟东张西望了半天也不见父亲踪影,无奈之下,他只好去公共电话亭打电话。 忽然,一个男人拍了拍他肩膀,“你是王小伟吧?!”“啊?是的,你是谁?”“我是和你爸爸在一个饭店工作的,我叫刘国俊。今天你爸腾不出身,所以就派我来接你啦!”小伟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自称叫刘国俊的家伙,瘦高的身材,头发还有点长,关键是嘴里还叼着根烟,乍一看还以为是街头小混混。 刘国俊见小伟一副狐疑的表情看着自己,把烟头一扔:“我操,还怕我是人贩子不成?”小伟白了他一眼,开始拨龙虎饭店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的,等了半天王长龙才接了电话。 小伟在电话里埋怨了父亲一大通,然后才将电话狠狠地撂下。 当他再回转身时,刘国俊不知道从哪里骑着一辆摩托车过来了。 “来,上车!我得尽快赶回去,饭店的事可多着呢。”小伟有点不情愿的坐在了摩托车的后座,双手实在是没地方放,只好扯住了刘国俊的衣襟。 “嗡”的一声,摩托车朝着城东的“龙虎饭店”开去。

第二章:王小伟初入龙虎饭店周长龙设宴迎接小伙.

摩托车开了近半小时,小伟都快在后座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他感觉摩托车都已经穿过了城区,马路旁边都没什么房屋了。 “这是去哪啊?”“国道啊!你不知道吗?我们龙虎饭店在国道的入口处。”小伟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当车子终于在一块大空地上停下来时,小伟都快哭了。 这哪是县城啊? 简直快成荒郊野外了。 其实龙虎饭店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饭店,说白了只是一家靠“优越”的地理位置而赚点小钱的汽车旅馆。 爸爸王建虎站在了门口,好象察觉出了儿子的不高兴。 正要领小伟回宿舍,一位穿着男式大背心,趿着拖鞋,打扮土气却又近乎妖艳的女子从饭店里走了出来,径直朝刘国俊走去。 “一大早死到哪去了,老娘找你半天了。”“我还能去哪,帮王哥接小伟去了呗。”刘国俊的右手在女子丰满的屁股后狠狠地抓了一把,惹得女子发出浪笑:“讨厌!”嘴上虽然这么说,身子却往刘国俊身上粘。 王建虎把小伟领进了饭店,穿过了店厅,掀开一扇帘子,里面却豁然开朗。 原来里面是个小院子。 正前方是一栋两层的楼房,楼上挂着“龙虎旅馆”四个大字。 左边两间平房,右边也有两间平房,一间和左边的平房差不多,另外一间应该就是厕所和澡堂了。 父亲王长龙将小伟领到左边靠楼房的平房。 “这是我的卧室,进去先吹会电扇。”小伟进了爸爸宿舍,开始四处打量。 平房不大,大概十平米而已,东西也有些杂乱。 “怎么连个电视机都没有啊?”小伟嘟囔道。 “电视在饭堂里。可以去那看的。”“怎么条件这么差啊?爸。”直到这个时候,小伟才真正明白,原来父亲所谓的大饭店厨师压根就是徒有虚名。 后来,小伟才了解到,这个饭店的工作人员一共也就四个人:老板名叫周长龙,三十八岁,住在那栋楼房的二楼;一个厨师,也就是他爸爸王长龙;一个打杂,负责买菜或跑堂等体力活的,就是那个去汽车站接小伟的刘国俊。 还有一个女服务员,就是刘国俊的女朋友,名字叫阿香。 旅馆也就四间客房,都设在“龙虎旅馆”的一楼。 里面设施比外面这些平房的条件可强多了。 王建虎带着儿子四处参观了。 两人正在一间客房里说着话,门被推开了,老板周长龙走了进来。 “建虎,小伟来了啊?!”男人的声音非常低沉。 王建虎笑着说:“是的。小国刚把他从汽车站接回来。这不,我正带他四处瞅瞅。”小伟抬头看这个周老板,周老板走过来拍了拍小伟的头,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身体不错啊。可以帮你爸做事了。哈哈。”王建虎把周老板拉到门口,小声耳语了几句,就听周老板大声说道:“没事没事,尽管吃住。你要再这样说,可就见外了。”小伟从他们身边晃了过去,直接回到父亲宿舍,一屁股坐在床上生闷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建虎回来了。 小伟忽然感觉自己的到来给爸爸增添了不少麻烦,让他在老板面前低声下气的,他最讨厌的就是父亲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当年母亲就是容忍不了父亲的懦弱才跟别人跑了的。 没想到,三年过去了,老实巴交的父亲,在县城这个破饭店里依然忍气吞声地过着低人一等的生活。 想想就来气。 小伟恶狠狠地说道:“爸,难道我来这里,那个姓周的还要收我钱?”“瞧你这小孩子脾气。我可跟你说好了,以后见着了就叫周叔叔。周叔叔对你爸爸有恩。当年我从农村刚进城,什么工作也没找到。幸好你周叔叔在劳务市场挑中我,让我来做这份厨师的活。不然的话,你爸指不定还在建筑工地当劳工呢。”王建虎话一说完,就掏出一根烟开始猛抽起来。 “真烦!我要睡了!”小伟也不知自己是哪来的怨气,趴在凉席上,一副不睬人的神态。 一觉睡到下午五点,小伟醒来的时候,外面院子里有人在说话,好象是要开饭了。 父亲从屋外走了进来,“小伟,出来吃晚饭。”小伟跟着父亲走到了饭堂,饭店的几个人都到齐了。 周长龙拎着一瓶酒从楼房里出来,阿香和刘国俊在柜台内打情骂俏。 阿香见小伟出来,这回倒主动说话了:“这就是小伟啊。初中毕业了吧。”“恩,阿香姐好。”小伟出于礼貌应了一声。 刘国俊只穿了一件大裤衩,瘦骨嶙峋的上身暴露无遗。 这时候,小伟便想起了汽车上的李劲军,李劲军比刘国俊可强壮多了,想着想着,小伟的 开始硬了。 饭桌上,周长龙一个劲的和父亲王建虎喝酒,刘国俊和阿香你一口我一口地相互喂着饭,并时不时的相互抓来抓去。 周长龙放下手中的酒杯,笑着说:“喂,小国,你们俩收敛点。小伟在呢。”小伟一听,尴尬得脸快红了。 刘国俊顿时一把把阿香推开,“老子要喝酒了,一边去。”阿香白了他一眼,“讨厌。”阿香把筷子一扔,进院子去了。 “来,干杯,欢迎小伟来到龙虎饭店。”周长龙大声说道。

第三章:王建虎厕所褪去裤衩王小伟澡堂回忆往事

酒足饭饱之后,周长龙回楼房去了。 小伟很纳闷,问王建虎饭店怎么没有生意上门。 王建虎告诉小伟,饭店是汽车旅馆,白天没什么生意,一般都是半夜三更才有汽车司机要住店,而且一般只住上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得赶路。 不过这条国道旁边就这一家汽车旅馆,所以客流量还是比较理想的,而且大多是老主顾。 小伟想去洗澡,王建虎带他去澡堂。 其实这个澡堂和厕所是连在一起的,进门后,左边是两个大便蹲位,连个隔门都没有,右边是一个淋浴间,就一个蓬蓬头,不过空间却很大,至少可以同时容纳三个人。 王建虎把水调好,嘱咐小伟洗完后记得把笼头关上便出去了。 小伟脱得一丝不挂,开始在水龙头下冲洗自己的身体。 一天的疲惫终于在此刻得到了缓解。 王建虎并没有直接走出门去,而是站到便池前撒起了尿。 听到声音,小伟情不自禁地扭头往回看,便见父亲将裤子褪到膝盖处,掏出软绵绵的 ,顷刻过后,一股黄色的尿液从上而下。 这已经不是小伟第一个见到王建虎的生殖器了,早在他读小学的时候,他就亲眼撞见过父亲和母亲做爱的情景。 那是一个周一的中午,他回家取忘记带的家庭作业本,一进家门,什么人都没有,正纳闷着,就听见爸妈的卧室传来阵阵粗重的喘气声。 小伟循声望去,门是虚掩着的。 从门缝中他可以看到,父亲光着个大屁股将母亲压在身下,年幼的他吓呆了,双脚像灌了铅一样原地一动也不动,可是却没注意到自己的手已经把门推开了一大半。 母亲一抬头便看到了他,一下子把父亲从身上推开,并用毯子把自己给盖住了。 倒是父亲,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眼看高潮就要来了,怎么也没想到一切戛然而止。 大 从母亲里拔出后,依然高昂着头,似乎要征服眼前的一切。 他一转身,终于看见呆立在门口的儿子小伟,也就在这时,小伟清晰地看见了父亲胯下那一条坚挺无比的硕大阳物。 小伟的思想顿时停滞住了,接下来的几秒时间里,他的目光定在了那个骄傲的家伙上,而且,他注意到那个家伙正朝他大步走来。 接着,一记重重的耳光落在自己的脸上。 随后,他被父亲推倒在地,门也被关上了。 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半响过后,才传来母亲大声的哭泣。 事情发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小伟都不敢抬头看父亲的脸,倒是父亲很快就调整过来,就那一记耳光向小伟道歉,不过只字未提事情的原有经过。 或许父亲觉得那是一个男人最原始也最隐秘的时刻,是不值得和别人再次提起,哪怕面对的是自己的儿子。 时光流逝,很多年以后,父亲也许淡忘了这件事情,可是在小伟的记忆深处,父亲的硕大阳物会时不时地撞击他的脑海,而且每每回想起那一幕,小伟全身都会涌起一种Sao动。 他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一个地方撸铁,或者是下课后跑到学校厕所,或者是等放学后同学们都了,他自己躲在教室昏暗的角落,将积蓄了一天的欲望之精喷射出来。 那年,他才十二岁,开始了喷流。 父亲撒完了尿,拉上拉链走出去了。 小伟从回忆里醒来,低头一看,自己的 早已勃起,并渗出了不少淫液。 小伟内心的欲望开始剧烈的涌动,父亲的硕大 ,汽车上李劲军若隐若现的黑色乳头,刘国俊赤裸着的精瘦上身,甚至还有罗长龙那夹着香烟的性感手指,一古脑全呈现在他眼前。 然而,唯独没有出现的就是阿香。 这时,小伟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喜欢男人,喜欢男人的身体,他此刻是如此地渴望有个强壮的男人将他揽入怀里,在他耳边说着挑逗的情爱话语,然后用坚挺的下体顶住自己丰满的屁股。 如果可以的话,他幻想着将巨大的 吞入嘴中,尽情地舔着,吃着,他渴望着乳白精华喷涌而出时的快感,而这快感正来自于他此刻自己右手剧烈的摩擦。 片刻之后,一道白色的液体大力喷向澡堂的墙壁,小伟睁开了双眼,大声的喘着粗气……

第四章:王小伟饭堂苦寻父亲刘国俊集市买回内裤

当小伟洗完澡,清清爽爽地回到宿舍时,却不见父亲王建虎。 他走进饭堂,一个人影都没有。 厨房的设施非常简陋,跟普通人家差不多,根本就不像是一个饭店应有的装备。 小伟这时灰心丧气到了极点。 他原以为,县城里可以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至少应该有高楼大厦,然后还有好多汽车,好多人啊,可是眼前暗淡的现状让他一时半会无法接受。 真的没想到,父亲怎么会在这样一个地方一呆就是两三年,而且到现在也没见一个顾客上门,那父亲的工资哪里来啊? 难道周长龙老板是个万元户? 小伟想了想,觉得这个周老板真的还满古怪的。 怎么也不见他出门呢? 吃完饭就直接回楼上去了,而且中午小伟和父亲在客房的时候,那个罗老板是忽然之间就从门外冒了出来,真是怪异。 最重要的是,父亲在和他一起走出客房的时候,再三叮嘱了小伟:“二楼是周老板的住所。没有经得他的允许,千万不可以上楼。”小伟越想越诧异,这是个什么店? 搞得跟《新龙门客栈》似的,鬼鬼祟祟,应该不会是杀人的黑店吧。 小伟想到这里,真佩服自己的想象力,于是“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一笑不打紧,把阿香给招引过来了。 阿香原本坐在门外,听见里头有人在笑,头往里探了探,便把椅子搬到了门口,整个人窝在了软绵绵的藤椅里。 “哟,小帅哥,干吗呢这是?”“我?我找我爸呢。”小伟不想见到阿香那张涂抹着厚厚一层脂粉的脸。 “找爸爸?哟,多大的孩子啊,找爸爸要奶吃啊。哈哈。”阿香笑起来全身都在颤,尤其是胸部那对大奶子,随着她的笑声上下起伏着。 小伟本来就是低着头的,这下阿香的整对大奶子都进入了他的视野。 小伟忽然便想到了母亲,小伟从小到大,很少和女孩子在一起。 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只有母亲给予了他唯一的关于女性的记忆。 母亲是一个标致美人,不管是论长相,还是论身材,在村里头都是数一数二的。 只是母亲的性格比较暴躁,谁要是把她给惹毛了,立马就会翻脸不认人。 哪怕前一秒钟大家还和和气气,有说有笑,一旦有人触及到了她的“短处”,她就破口大骂。 她的“短处”就是别人提及父亲的风流韵事。 父亲王建虎曾是村里的计生干部,也是个出了名的“色鬼”。 刚刚和母亲结婚那会,没少在外头拈花惹草。 直到后来,父亲和一个女村干部偷情被母亲逮了个正着,母亲把整件事情都闹大了,害得父亲丢掉了村干部的工作。 之后,父亲一直处于失业状态,整天在家里酗酒,无所事事。 母亲就是在那个时候动了离念的,正值村里老李家盖新楼房,母亲去给人家帮忙递递瓦什么的,一帮就帮了大半个月。 终于,母亲有一天出了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原来,他跟老李家请来的一个外地的泥匠私奔了。 从那以后,母亲音讯全无。 父亲沉寂多日之后,也把小伟托付给了自己年迈的母亲,独自一人去了县城。 小伟的三年初中生活过得十分苍白,唯一支撑他的一个梦想就是考到县城一中,去县城读书,离开这个穷乡僻壤的农村。 小伟的记忆再次被打断,是因为刘国俊的摩托车声。 刘国俊从外面刚回来,也不知道买了一些什么东西,好几个塑料袋,花花绿绿的。 “怎么才回来啊?”阿香站起来质问,一副“妻管严”的神态。 “唠叨个啥?快回去给我穿上。”刘国俊恶狠狠地的回答,把袋子往桌子上一扔,然后走到柜台后面去拿水喝。 阿香拎起那几个塑料袋,直接往回里屋了。 刘国俊喝完了水才注意到小伟,“无聊吧,小家伙。这狗地方,太他妈偏僻了。录象都没得看。”小伟纳闷:“什么录象啊?”刘国俊走到刚才阿香坐过的椅子前坐下,将裤管高高挽起,然后将脚上的解放鞋踢掉,双脚架到了桌沿上。 “不懂了吧。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刘国俊头一扭,眼睛忽然就定住了,他开始仔细打量起面前这个男孩。 “过来,过来。”小伟怯生生地凑了过去。 刘国俊对着小伟的耳朵小声地说道:“操B,晓得么?”“啊?!”小伟一个趔趄,差点没站住。 最要命的是,尽管在小伟的意识里,他什么都懂,可是被刘国俊这么肆无忌惮地一说,反倒觉得害臊起来,羞得一脸通红。 “瞧你那副鸟样,跟个女人似的。”刘国俊满嘴的脏话,骂骂咧咧地站了起来。 阿香在里屋开始发出娇滴滴地叫喊声:“刘国俊,快点来呀。”当刘国俊消失在饭堂时,偌大的屋子里又只剩下小伟一个人。 说实话,他真的很讨厌刘国俊这个人。 从一见面那一刻起,就没有给他留下过好印象,满嘴的脏话,而且全身邋遢得要死,脏兮兮地,若不是因为没人可以一起说说话,小伟才不会去搭理他呢。 小伟还得继续去找爸爸王建虎。

第五章:宿舍内惊现性感内裤 窗台下偷听男女之事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当小伟再次回到宿舍时,父亲正在挑毛巾、香皂和换洗的衣服,准备去澡堂冲澡。 “爸,您刚去哪了啊?害得我四处找您。”王建虎面无表情,临出门时才回头小声地扔下一句:“和你周叔叔谈事情呢。”父亲出门后,小伟把灯打开,发现父亲所有干净的衣服都堆在一个木桶里。 小伟蹲了下来,开始一件件的拿起来看。 衣服并不多,上面都几件都是工作服,还有几条围裙,这些应该都是厨师的装束。 而这堆衣服的最下面,小伟却发现了“新大陆”:四条内裤,四种颜色,红色、白色、黑色、还有一条是粉红色。 小伟拿起其中一条红色的内裤往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却惊奇地发现这条内裤虽然很小,却十分有弹性。 小伟眼前顿时浮现出一个积压在他脑海里已久的画面:父亲赤裸着全身,不,应该是穿着这条红色的内裤,站在他面前,硕大的将裤头撑得老高,仿佛在向小伟招手。 小伟把内裤拿到鼻子前嗅了嗅,一股肥皂的清香味。 小伟开始纳闷,斯文儒雅的父亲怎么会穿这样的内裤呢? 对哦,三年了,父亲难道就没有再找过女人么? 难道这是女人的内裤? 难道父亲在这间小小的宿舍里和某个穿着红色内裤的陌生女人做过爱? 小伟越想越复杂,越想越不敢想,心口似乎被什么堵住了。 他把内裤重新按原先的位置放好,坐回到床上。 这间小屋子,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 小伟走出宿舍,来到院子。 四周安静得出奇,对面的澡堂里偶尔传出父亲的淋浴声。 小伟正要转身回屋,隔壁屋子却传出刘国俊的骂声:“我操,什么时候才好啊?”“别闹了,张老板今天要来。”阿香的声音。 “妈的,老子好长时间没泄火了,你他妈的就不能先伺候好自己的男人么?”“哟,刘国俊你给我记住了。老娘还没有把身卖给你,我爱怎么着是我自己的事。你管得着么?再说了,没有老娘赚钱,你哪来的房子住?你哪来的烟抽?啊?”这话一说完,就安静了。 刘国俊哑口无言。 小伟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他们两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刚才的一席话更是让他听得一头雾水。 张老板是谁? 来这里吗? 莫非阿香是做皮肉生意的? 她可是饭店的服务员啊! 小伟百思不得其解,他抬头看楼房,二楼的灯不知道何时亮了,不过窗帘却是拉上的。 周老板屋子里莫非藏着什么人? 为什么不见他下楼? 还有,在这之前,父亲究竟去哪了? 一连串的疑问让这个处于青春Sao动期的少年开始不安,不,确切地说,是兴奋起来。 或许每个男孩的心中都有一股冒险的劲头,越是好奇的东西会想弄个究竟。 然而,初来乍到,这些谜团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解开的。 或许呆会可以问问父亲王建虎。 而此刻,隔壁的屋子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哦,不对,好象有重重的呻吟声,而且是男人的声音,听清楚了,正是刘国俊。 小伟头脑一热,下体立刻膨胀起来,他已经预感到一场好戏已经正在上演。 一股窥私的欲望催促着他一步一步地朝隔壁的屋子挪去,窗台不高,他得猫着腰才能躲到下面去。 待他蹲了下来,里面传出的声音开始变得更加清晰。 “啊,啊,爽死了。对,用力点,啊,你个臭婊子,真他妈的Sao,啊,啊……”刘国俊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浑身热血沸腾。 小伟很想看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知道得控制住自己的冲动,所以他努力地闭上了眼睛,脑子里迅速想象刘国俊那副YD的姿态:此刻,或许阿香已经被剥得一干二净,像只狗一样趴在床上,刘国俊挺着巨大的阳具,朝着她的小B狠狠地插了又插……然而,小伟的想象是错误的。 屋内,刘国俊躺在床上,脱得一丝不挂,双腿抬得老高,在他的胯下,趴着女人阿香,她正在用舌头舔着刘国俊的大 。 两人在之前的争吵过后达成了共识,因为阿香今天晚上得去陪张老板睡觉,所以,只好采取口交的方式来满足刘国俊的欲望了。 窗台下的小伟,已经将自己的 掏出了短裤,他感觉到,每一次新的勃起,都会让自己感到十分惊喜,他已经不再是小男孩了,他的喉结已经很明显,他的腋毛也逐渐增多,最重要的是,阴毛也在迅速地蔓延生长, 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和增粗。 于是,在喷流后的不到一个小时里,在这个陌生的、没有人的院子里,他又一次开始了撸铁……

剩余小说内容对VIP用户免费开放!

此隐藏内容仅限VIP查看升级VIP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