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同人] [小说] 我被好兄弟盯上了-共计28章 完结

[BL同人] [小说] 我被好兄弟盯上了-共计28章 完结

资源类型:小说
资源大小:172KB
写真页数:
视频时长:
零售编码:我被好兄弟盯上了
下载软件:百度网盘
资源下载
此资源仅限VIP下载,请先后下载
充值100元送10元。支付宝支持花呗付款!微信支付时请备注用户名,便于查账!

《我被好兄弟盯上了》 共计28章

[BL同人] [小说] 我被好兄弟盯上了-共计28章 完结插图

文案:
这是一个重生归来的黑芝麻馅攻暗恋好兄弟多年,每天都在暗搓搓琢磨怎么把好兄弟弄到手,最后弄到手的故事。

易炸毛傲娇富二代受x重生腹黑黑芝麻馅儿攻
主受

注意:
大概六七八十年代,完全架空,设定作者说了算,就图个乐呵,勿考据~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侯文清、常胜 ┃ 配角:很多 ┃ 其它:土匪、甜

第1章 第1章
“大哥,那就是侯家二少爷。”
戴着黑色帽子靠墙站着的壮实男人微微抬了下头,眯眼看着对面酒楼的二楼窗边,靠在躺椅上老神在在磕着瓜子的侯文清,左右看了看,抽出揣在袖子里的双手,垂下头压着嗓子说:“叫兄弟们准备一下。”
“是!”
今天是旺兴县城近两年来最热闹的日子,因为两年前被征走服役后又加入民间剿匪团的汉子们要回来了,这天几乎半个县城的人都挤了过来,忍受着酷日撒着热汗翘首以盼。
偏偏在一众焦急等待中有个例外。
那就是侯家二少爷侯文清,这位爷从小被宠着长大,生的唇红齿白比女孩子还好看,换做一般男子绝对会以自己的长相为耻,可他偏不,他偏以自己的长相为荣,但凡有人说他细皮嫩肉没有一点男子气概,他都要炸毛怼回去,偏还出口不成脏,只说的对方哑口无言、面红耳赤,只得愤然离去。
这位爷家里未婚的男丁除了他就只有他那位已经年满三十的大哥,按理说应该兄弟两有一个要被征走,可偏偏侯家有些关系,这事就被按下了。
那侯文清这四不着的家伙在这人山人海的地方凑什么热闹呢?
家里没人被征走,可他还有发小竹马呀!以侯文清的话说,从小一起长大,怎么也得来捧个场。这不,带着小厮揣着纸扇茶水瓜子就这么来了,偏还运气好,占了个好位置,打眼一瞧,还以为是来看戏的。
“少爷,没茶了,我去给你添点。”
侯文清摆摆手,耷拉着眸子居高临下的关注着城门口,人挤人的什么都看不见,几不可闻的轻啧两声,闭上眼睛,继续磕瓜子,谁成想,他一包瓜子都要嗑完了,说是去添些茶水的路子还没回来。
“路子!”喊了一声没得到回应,侯文清皱着眉起身,踩着一双专程夏季穿的胶皮拖鞋,慢慢悠悠地溜达到楼梯口,想看看能不能把路子给捡回来,哪知刚溜达过去,迎头就是一个黑布袋,肚子更是反应不及的被狠揍了一拳。
“你谁,敢动……唔!”剩下的话被一块带着腥臭得破抹布堵在了喉间,侯文清恶心的快吐了,偏偏嘴被堵着,还吐不成,他怒气冲冲的想抬手拿掉破布,后颈就被狠狠敲了一记。
壮实男人扶住侯文清软下来的身体,趁着四周无人注意,速度极快的将人塞进了木头箱子里,推到一旁坐在其上等待着兄弟们的好消息。
他并没有等太久,前后不到五分钟,穿着粗布麻衣满脸麻子的瘦小青年蹬蹬瞪上了楼,眼中满是隐藏不住的喜色,“大哥,已经开始进城了。”
“走!”
两人合力搬着装着侯文清的箱子下楼,酒楼里所有百姓的注意都在进城的汉子们上,他们一路顺顺利利抬着箱子到达集合点,中途甚至没有任何人多看他们一眼。
早就等在屋内的几个土匪兴奋地围拢,迫不及待推开箱盖,脑袋还套着黑布袋的侯文清歪倒在箱子里,身上做工精细的衬衣已经皱成一团,土匪猛地盖上箱盖,激动的摩拳擦掌,“盯了这么多天,总算逮到手了!”
“赶紧把人装上车,趁着他们进城注意力都被吸引走,立刻分开出城,我去给侯家送信。”
虽说服役归来的汉子们进城是大事,可也不能一整天不让百姓出城,于是便在城门口专程为出城的人拦了一个小道,保证不会与他们有所冲突。
“听说这次回来后,不愿意再出门的男丁都可以选择留在家里。”
维持秩序的警察惊讶扭头,“真的?你从哪里听说的?”
“我跟你说了你可别多嘴出去。”见小警察点头,这才神秘兮兮的告知,“我那天听到局长打电话时说的,不过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咱们这旺兴城又该好好热闹热闹了。”
羡慕的将视线从面前昂首挺胸进城的汉子们身上挪开,中年警察扭头看了眼正在出城的百姓,忽然喊了句,“站住。”
推着木板车正准备出城的瘦小青年堪堪停住,扭头一脸怯懦的看着中年警察,小心翼翼询问,“官爷有事?”
“你这推的什么东西?”
“就是一些面粉。”为了让中年警察相信,瘦小青年主动在其中一个布袋上割出一条小口子,里面果然是白花花的面粉。
“你这茅草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装这么多茅草。”
瘦小青年的视线跟着在板车周围转悠的中年警察,陪笑说:“官爷你也知道,最近多雨,我就做点小本生意,万一在半道碰上雨,还能因着茅草的遮挡缓冲缓冲。”
“林队长也来了!!!”
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阵阵惊呼,中年警察一听,也顾不得对方有多可疑,立刻激动跑过去围观,那可是林队长啊,带着区区几十人击退了几百土匪的林队长啊!
瘦小青年松了口气,和同伴一起马不停蹄地推着板车走了,两人一路狂奔,走了足有上千米才喘着粗气慢下速度,“艹,吓死老子了,这鳖孙子平时没见他这么认真。”
旁边的中年男人喘的跟得了哮喘似得,跌坐在地连连摆手,赫哧了半晌才勉强顺通了一口气,道:“赶紧的把面粉搬开,别把那小子闷死了,死人可换不来几个钱。”
瘦小青年赶紧动手把上面的茅草扒开,没有茅草的遮挡,只要仔细瞧瞧就能看到被面粉袋压在下面的脚和衣服,连忙把面粉袋搬开,伸手探了探侯文清的鼻息,松了口气,“还活着。”
“走,去和大哥汇合。”中年男人从地上爬起来,用茅草将侯文清盖上,和瘦小青年一起推着板车,满脸兴奋的朝约定的地点跑去。
旺兴县城三面环山,通往外界的只有一条大道,寻常百姓基本不会独自走上大道,因为这周围的山里,有不少拉帮结派的土匪,这些土匪虽然不杀人,可也凶得很,连警察碰上他们都要犯怵,基本从这条道上走过的百姓,没有一个没被土匪敲诈过银钱的。
于是这条道上除了土匪,基本不会有单枪匹马的百姓出现。
可今天却有两个例外。
蹲在小道上的罗百山翻出一个无语的白眼,吐出嘴里的杂草,用不可思议的声音道:“你特意脱离大部队,就是为了来找这玩意儿?”
被罗百山盯着的青年,有着一双浓眉大眼、挺拔鼻梁,眼角横着两三厘米伤疤,这伤疤丝毫没让他看上去很凶恶,反而觉得他整张脸都充满着阳刚之气,青年满手泥的从田里走上来,对罗百山鄙视的语气浑不在意,提着满竹篓子的战利品走到罗百山身边,“你懂个屁。”
“嘿……就你会讨媳妇儿欢心咋滴?有个媳妇儿了不起咋滴?我跟你说,我还就不稀罕,我一个人自由自在……你别走!常胜!你那泥鳅分我几条呗。”
“想要泥鳅?”
罗百山拼命点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当了两年战友,这小子的手艺他是清楚的,曾经包括他自己在内很多战友都疑惑过,这小子一大老爷们,怎么做菜的手艺比那大姑娘都好呢?
常胜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罗百山,慢吞吞的把竹篓子往他面前递了递,眼看着就要靠近罗百山的手,猛地收回,潇洒的继续往小山坡上爬,“自己逮去。”
罗百山气的险些直接照着常胜那嚣张的后脑勺一鞋拔子,“你他娘的,媳妇儿是媳妇儿,战友就不是战友了?你这是差别对待!”
吵吵嚷嚷的上了大道,常胜弯腰把手上得泥擦在草地上,穿上自己那双破破烂烂针线歪七扭八的布鞋,大步流星的往旺兴县城的方向走去,远远的看着迎面而来的板车也只是扫了一眼就目不斜视。
“你说这一票干完,我们能分到多少票子?”
中年男人一脸得意洋洋地伸出两根手指。
瘦小青年路都走不动了,瞪直眼睛停下,望着中年男人伸出的手指发愣,咽着口水压抑着兴奋低吼,“两块钱?”
中年男人用没出息的眼神看了瘦小青年一眼,“至少二十块!”
“卧槽!这,这也太多了吧,大哥会同意?”
“没出息,你以为这是谁?他家里人不拿出一万块休想赎人,这么多钱,我们分到的能少?”见小崽子还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中年男人猛地一巴掌拍向他后脑勺,“大哥的好多着呢,你以后就明白了,赶紧走,别让大哥等急了。”
瘦小青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赶紧用力推着板车,嘴里还在不停的询问是不是真的。
满小腿脏泥的常胜扭头看着已经隔了一小段距离的板车,并没有发现什么奇特之处,提着竹篓子继续赶路。身边罗百山还在试图让他匀出几条泥鳅,常胜拎着竹篓加快了速度,走了一小段路后,忽然毫无预兆地停下。
他皱着眉盯着一个地方看了数秒,忽然转身原路返回。
“常胜?你干嘛去?又去逮泥鳅?”罗百山嚎了两嗓子,疑惑的朝常胜盯了一会儿的地方看去,在视线范围内发现了一只胶皮拖鞋,他仔细看了看,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第2章 第2章
常胜提着一竹篓泥鳅在大道狂奔了数百米,可明明才刚擦肩而过不久的那两个人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视野中毫无踪迹,大道上空空荡荡一个人影子都没见着。
刚追过来的罗百山看着常胜一反常态的急色,奇怪的问:“常胜,你找啥呢?”
常胜抿了抿唇没理他,他又往回跑了一两百米,站在大道中间开始观察斯四周,特别是那些能上山并且还能容得下一个小板车的山路,都仔仔细细观察了一番,结果还真没让他失望,视线范围内,的确有一处的草都被压塌了,常胜立刻跑过去,二话不说顺着地上草被压塌的痕迹就往上追。
狂跑了几分钟,终于看到了那两个推着板车的人,眯眼大吼,“站住。”
“艹!”瘦小青年第一次做土匪,胆子还没能炼出来,被这气沉丹田的一声吼惊得一个激灵,下意识推着板车就往前冲,可前面路不平,还是个上坡路,他这么不着力的使劲,顿时让整辆板车都翻了,连带着把自己带倒,还被板车和面粉压了一条腿。
常胜趁机快跑过去,看着手忙脚乱的两人,嘴角扯出一个弧度,“跑什么?”
中年人一看常胜不是警察,底气就上来了,站起身不悦的盯着常胜,“你吼什么。”
常胜嘴角衔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绕着板车转了半圈,已经被破开的面粉撒了一地,露出板车外的还有不少茅草,他弯腰把布鞋的鞋跟拉上,轻飘飘的吐出几句话:“我看你们推的幸苦,我这人又爱做好事,当然是要来帮你们的。”
妈的,谁信啊!
随后追上来的罗百山也以一脸‘你又发癫’的眼神看着常胜,除了发癫这个缘由,他实在想不着常胜忽然急吼吼追上这两不相干的人做什么,做好人好事,发生在别人身上他还能信信,可发生在这小子身上,他是绝对不会信的。
瘦小青年边试图把自己从板车下面‘拔’出来,边恶狠狠瞪着常胜,“识相的就快滚,老子可是土匪,要是惹了老子不高兴,老子弄死你!”
身为同伴的中年人默默看了眼还没能把自己解救出来的小崽子,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了声,狠话都不会放,还当个屁的土匪,他正准备说话,人高马大的常胜已经衔着笑容往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中年人,“板车下面压着什么。”
常胜身上的气势太过惊人,中年人竟忘记还要放狠话的事情,并且思路瞬间被带走了:“这么多袋面粉你没看见?”看着人高马大的常胜和罗百山,他也不敢硬来,只能拐弯抹角的威胁,“小子,我们这不需要你帮忙,没事就赶紧离开,这山上可不太平。”
“你说的对。”常胜竟还认真点了点头,像是听见去了,转身竟是要走的架势。
身后当了他两年战友的罗百山立刻警惕地后退了两步,果然他刚做完这个动作,刚才还正正经经转身像是要走了的常胜,在踏出脚的瞬间回身,将毫无防备的中年人踹翻在地,他力气很大,中年人哭天喊地的惨叫着,虾米状的蜷缩在地上,半天没能爬起来。
差点就要从板车下把自己□□的瘦小青年懵了,“你……你他|妈……找……找死……是……不是!”
常胜一脸阴沉地蹲下身,从瘦小青年手臂旁捡起一只胶皮拖鞋,他额角猛跳,眼中似有风暴在聚拢,“你知不知道这鞋是我亲手做的。”
瘦小青年瞪大眼,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后颈子就被暴怒之下的常胜踩了一脚,直接晕了过去。
“常胜!!”罗百山吓了一跳,赶紧冲上去探了探瘦小青年的鼻息,发现还有气,一口气松了下来,怒道:“要出人命的知不知道!”
常胜却仿佛没听见似得,他攥着胶皮拖鞋的那只手越攥越紧,手臂上爆出的全是青筋,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他此时的隐忍,可罗百山不明白他在忍耐什么,难道是杀人?
半分钟后,常胜小心翼翼地掀开了板车,一眼便看到了满身面粉衣服皱皱巴巴,并且以一个非常憋屈的姿势倒在地上的侯文清,他似乎呆了一下,才慢吞吞走过去,万分珍惜的将狼狈不已的侯文清捞进怀里,确定怀里的人的确是自己想见的那个人,又仔仔细细检查了有没有受伤,发现除了后颈那块有些微红后,提着的心放下了,可很快眉头又狠狠皱了起来。
上一世,猴子并没有过被绑架的经历,为什么这次……常胜忽然一愣,隐隐约约想起上一世归心似箭的自己并没有在路上停留,甚至为了早点见到猴子,还赶在大部队前面,提前半天回了县城,回去后猴子就和自己待在一起并没出这档子事……
常胜忽然咬了咬牙。
也就是说,猴子会被绑架有一半的原因是自己这次没有第一时间赶回去?!
一想到这个可能,常胜就悔的肝疼,这还好是在路上碰见了,若是没能碰见,他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你认识?”见常胜一脸狠戾地扭头看着已经被他踩晕过去瘦小青年,罗百山怕他真要发疯,忙挡住他的视线,“你冷静点,杀人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常胜挪开视线,轻轻把侯文清放在草地上,冷着脸走到已经吓傻的中年人面前,揪着他衣领,冷冰冰的问:“谁让你干的。”
“我我我……我不知道……”
身后的罗百山翻了个白眼,这都到这份上了,还在瞎扯淡,说不知道,鬼都不信……无语地转身,看到躺在地上的侯文清,罗百山往前一步蹲下,正准备想办法把人弄醒,那对比寻常男人要长很多的睫毛微微颤了颤,脑子忽然空了下。
这小子的眼睛睁开后肯定水灵灵的比大姑娘的眼睛还好看。
罗百山在心里下了结论,然而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结论下的太早,而且大错特错……
侯文清睁开眼睛的瞬间,就满目怒火的把罗百山掀翻在地,跟头暴怒的狮子般一拳头砸在罗百山肩膀关节处,并且反手把已经脱臼的手臂剪到身后,语速极快的道:“绑谁不好,敢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叫侯文清!”
侯文清从睁开眼睛到制服罗百山,一套动作一气呵成,连十秒钟都没到,自缢已经是老油条的罗百山不敢置信地吐出嘴里的草,发出一声震惊到了极点的怒吼,“我艹!”
侯文清皮笑肉不笑的呵了声,捏起拳头就要往罗百山另一个肩膀上砸。
“猴子。”
侯文清动作一顿,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率先映入眼眸的是一双破破烂烂的布鞋,嘴角微抽,不忍直视地挪开目光,视线顺着一双满是泥的小腿上移,最后定格在那张衔着笑容,在此刻侯文清看来极其欠揍的帅脸上。
“你等着,我报完仇再跟你说话。”
罗百山在心里咒骂了句,满脸冷汗的嚷嚷,“诶诶诶,我是常胜的战友,大兄弟你打错人了!”
接受到询问目光的常胜上前两步,“是我战友。”
侯文清丢给常胜一个你丫不早说的眼神,赶紧松开了罗百山,蹲在旁边把他剪到身后的胳膊掰回去,听着耳边嗷嗷的惨叫,歉意的说:“抱歉,我以为你是绑匪,你放心,你这胳膊我保准找人给你治好,治不好我养你一辈子。”
已经走到侯文清身边的常胜抿了抿唇,蹲下把侯文清挤开,伸手捏着罗百山的胳膊,撇了身边的人一眼,“你把我胳膊卸多少回了,怎么没见你嚷着要养我?”
侯文清关切的看着罗百山,没理在他看来又要发抽的常胜。
“腿你也没少卸。”
侯文清终于瞥了常胜一眼。
“你还差点捏坏我兄弟。”
侯文清霎时间就炸毛了,“你还敢提这事儿???我好好泡个温泉,你在我身边干那事我也就忍了,还敢喊我名字!我要是个女的,你早被浸猪笼了!现在是嫌下面那几两肉太重了是吧?来来来,把裤子脱了,我现在就帮你减轻负担!”
常胜喉结滚了滚,抬手勾了下侯文清的下巴,一脸无赖的笑,“温泉泡着舒服,我想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我见你脸都要进水里了,怕你淹到,可不得拉你手叫你名字吗?”
说完还给了侯文清一个‘有哪不对?’极其嚣张的挑衅眼神。
被常胜的没脸没皮气的脸红了一半,侯文清猛地单手勾住常胜脖子,微微用力,“我那是睡着了吗?要不是你没羞没躁,我能往水里躲?还有你拉手就拉手,往……”
眼看着更多的隐秘就要揭露出来,被晾了两分钟的罗百山欲哭无泪的打断侯文清,“两位爷,这还有个伤患,劳驾先把我胳膊按上再吵行不?”
侯文清赶紧放开常胜,满脸愧疚,“对不起对不起。”
常胜挑了挑眉,干脆利落的给罗百山胳膊又接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添加了1500字,看过的宝宝可以拉下去看,今天短小了点,明天就粗长了~~~~

第3章 第3章
罗百山抬手抹掉额上得冷汗,一脸郁闷的看着侯文清,“兄弟,你这反应比我这经过剿匪训练的还快。”
“哪里哪里。”侯文清还谦虚了几下,关切的问:“你的手没事了吧?”
“没什么大碍。”
侯文清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罗百山顿时对侯文清心生好感,正准备再和他多搭两句话,就见刚才面对自己还满脸谦虚笑容的侯文清忽然起身,快步走到常胜劈晕在不远处的中年人面前,反应有些慢地扭头问常胜:“他想干嘛?”
常胜冷飕飕的看了罗百山一眼。
摸不着头脑的罗百山:“……”
侯文清在昏迷的中年人面前蹲下,抬手扯了几下中年人的头发,没能把人弄醒,立刻转着脑袋寻找‘利器’,不巧,触手可及的位置就有一块足有巴掌大的石头,捡到手里掂量掂量,对重量还算满意,“弄醒他。”
“怕是一时半会儿弄不醒,我下手有些重。”
罗百山在后面听着常胜懒洋洋的声音差点惊掉了下巴,这小子变脸也太快了吧!
刚才是谁恨不得弄死这两土匪的!是谁!
侯文清咬牙切齿的自己伸手在中年人脸上扇了一巴掌,没见成效,又伸手扇了一巴掌,“绑人绑到我头上,真当我好欺负。”
常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盯着侯文清的侧脸看了几秒,挑眉低语,“是不好欺负。”
折腾了一番果真没能弄醒中年人,侯文清放弃的起身准备去瘦小青年身边,常胜在旁边悠悠说道:“这个下手更重。”
侯文清脚步顿了顿,视线在四周转了一圈,“那就先拖回去!”边说边走到瘦小青年身边,把他从板车下拽出来,丟死鱼般的丢在一旁,“发什么愣,赶紧把人拖过来,再不走山上的土匪可就要下来了。”
常胜轻啧了声,“怕了?”
说着已经拖着中年人走到了侯文清身边,把人往瘦小青年身边一丢,和侯文清一起把板车翻了过来,他弯腰拽起那中年人,丢货物似得脸朝下丢了上去,那力道,罗百山在旁边看得都脸疼。
“我怕个屁。”侯文清托起板车,瞄到地上的面粉,抬手摸了摸自己还有些酸痛的脸,捡起一袋面粉报复性地闷在中年人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说:“很快我就会让他们知道惹我绝对比被警察抓了还可怕。”
常胜的注意力却落在了侯文清被刮破皮的脚上,垂下眸子,弯腰脱了鞋,一脸嫌弃地丢给侯文清,“在这之前你最好把你那嫩出水儿的脚丫子捂上。”
“刚回来就找抽是吧?”侯文清翻了不雅个白眼,倒是半点都没嫌弃被常胜穿的都是泥的布鞋,嘴里边损着常胜边弯腰穿上了,只是……有些略羞耻,因为这鞋是自己当初打赌输了后,被常胜这丫监视着几个晚上做出来的!
“哪儿能啊。”常胜挑眉,弯腰把瘦小青年也丢上了板车,捡起放在一旁的竹篓子,潇洒提溜着竹带子反手甩到肩膀,让竹篓子挂在身后,冲侯文清一扬眉,“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推上板车跑路。”
侯文清还真弯腰抓住了板车推把,推着板车转了个弯,直接打算原地返回,可他忘了这是下坡路,板车上还有两人和面粉,那真不是一般的重。
‘哐当’‘哐当’
刚感觉到自己双脚离地的侯文清就觉得腰部一紧,肚子被狠狠撞了下,他瞪着咕噜噜往山下滚去的板车,忽然发出一声大叫,“破板车也敢和我做对!”
还惊魂未定的常胜听到他没心没肺的吼声,气的肝疼,毫不客气在扭来扭去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脸色发黑,“你是不是想上天?板车都翻了,为什么不撒手???你的脑子呢?”
“你敢打我屁|股?”侯文清的声音里充满了震惊,不过很快,在不能被常胜这混球比下去的绝对信念下,被常胜倒扛在肩膀上的侯文清捏起拳头狠狠给了常胜屁|股一拳。
他出拳的毫无预兆,力气又大的惊人,那完全是冲着要锤烂常胜屁|股出手的,导致完全没有防备的常胜身体狠狠一个踉跄,最后没能稳住,两人啪地倒地。
站在后面的罗百山就眼睁睁看着被战友们称为‘死不退步’的常胜用双手护着那小子脑袋,被那小子揪着脸,像个葫芦一样咕噜噜滚下坡,嘿……还直接从倒在地上两土匪脑袋上滚了下去。
两人没能滚到底,在途中被树挡了下,停下手,常胜立刻抱住侯文清猛地翻身,把在自己脸上作威作福的人压倒,冷笑:“两年没磨你小爪子,现在挠人的功夫又上涨了啊。”
从小和常胜打到大,侯文清半点不怯场,当即就抬腿进攻,被常胜猛地按住膝盖,他半点没犹豫,双手猛往常胜双眼戳,果然,常胜像往常一样侧身躲避,侯文清趁此机会掀翻常胜,坐在常胜腰上像是斗胜的孔雀,得意洋洋,“进剿匪团两年本事怎么没见涨。”
“我让着你呢。”
侯文清啪的在常胜胸口拍了一巴掌,“能不能有点认输精神?每次输了都这话,你说的不腻我听着都腻了。”
常胜忽然伸手扣住侯文清的腰,侯文清以为他又要做妖,立刻警惕抬手推常胜下巴,“老实点。”
拖着两个土匪慢吞吞往坡下挪的罗百山看着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闹的两货,忍无可忍的吼:“我说!再不走土匪可就来了!要干架回家干去!”
侯文清这才猛然醒悟这里还有个外人,连忙撒手,顺带把常胜手从腰上掰下去,后知后觉注意到他手背上有不少刮痕,“手怎么受伤了?”
常胜毫不在意地抽回手,“真男人哪有不受伤的,我要像你候二少爷这白白嫩|嫩的小爪子,还能算是真男人?”
侯文清转头又要跟常胜这嘴不饶人的家伙干架,然而常胜已经快速摆脱他的牵制,施施然站起身,“晚上泥鳅还想不想吃了?”
正准备动手的侯文清不由自主舔了舔唇角,“你抓泥鳅了?”
“可不。”
刚才还要跟常胜干一架的侯文清立刻嘿嘿一笑,哥俩好地揽住常胜肩膀。
刚巧听到他两对话的罗百山张着嘴震惊的看着常胜,片刻后,发出一声怒吼,“说好给媳妇儿吃的呢!”
常胜闻言瞥了罗百山一眼,反手勾住侯文清下巴,一挑,“这可不就是我媳妇儿麽。”
“滚蛋。”
侯文清撞开常胜的手,冲上去接走罗百山有些伤到的那只手上拉着的土匪,礼貌的倒了谢,又道:“你赶紧把人放下吧,别把另只胳膊也弄伤了,这活常胜来干就行了。”
罗百山哭笑不得:“我好歹也是个大男人,哪这么容易受伤。”
“不不不,这毕竟是我们的事。”说着给了常胜一记还不快来干活的眼刀子。
常胜琢磨着那个我们,嘴角微勾地摇晃上前,挤开罗百山,“劳驾帮我把我落上面的竹篓子拿下来。”
“有我的份吗?”
“一条跑路费。”
“艹,打发叫花子呢!”
“你好意思跟我媳妇儿抢食吃?”
侯文清:“……”常胜你大爷!
但是在美食的屈服下,侯文清憋着一口气,忍了!
两人一人拖着一个土匪,走山里小路赶回县城,因林队长带着剿匪团进城,城门各处已经换了剿匪团的人把守,把两个土匪藏在城外,让常胜搁这守着,侯文清自己一个人提着一竹篓子的泥鳅风风火火往城门冲去,他还被拦了下,好在旁边有警察认出了他,才被放行。
侯文清进城第一件事就是往自己被绑走的那酒楼冲,人还没到门口,就吼了起来,“秦掌柜,我家路子在你这丢了,你见着人没有!”
正在大堂的秦掌柜听到这声吼吓了一跳,但很快他又松了口气,赶紧出门迎上去,看到衣服皱皱巴巴还满身面粉的侯文清,一口气又提了上去,“侯少爷,你没受伤吧?”
“我家路子呢!”
许久未曾见过这么风风火火的侯文清,秦掌柜抹了抹额上并不存在的虚汗,“他刚走。”
侯文清一听,这是没出事,放心了。
县城外。
罗百山蹲在常胜旁边,啪啪啪打着嗡嗡乱飞的蚊子,可即使他十八般武艺都用出来了,依旧防不胜防,在脸上被叮了七八个包后,终于意识到自己上了贼船。
蹭地站起身,“我傻啊我,这时候不进城更待何时!”
常胜没理他,随手折了根草丢进嘴里,目光幽远的盯着县城的方向。
罗百山果真往外走了几步,见常胜半天挽留的意思都没有,又自己毫无出息的回来了,伤也受了,这热闹要是还没看成,他得多亏啊!
退回去蹲坐在常胜旁边,“你真没媳妇儿?那你丫整天在队伍里说自己媳妇儿怎么怎么滴是怎么回事?”
“我媳妇儿你不见着了麽。”
“滚犊子,爱说不说。”
五分钟后。
“你还真不说……”

第4章 第4章
常胜还嚼着刚才那根野草,闻言似笑非笑瞥了罗百山一眼。
常胜这德行罗百山见得多了,当即就一阵低咒,自己蹲在一旁嘴里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也没再去缠着问常胜他那子虚乌有的‘媳妇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反正也问不出来,浪费口水。
过了大概五分钟左右,罗百山看着身后两昏迷的土匪,皱了皱眉,“险也脱了,土匪也抓到了,不送去警局……你那兄弟打得什么主意?”
这次常胜开口了,“呵,打得什么主意……”抽出嚼烂了半截的草丢掉,漫不经心的说:“被土匪用这么屈辱的方式掳走,以他的脾气,自然是打得报仇的主意。”
罗百山一惊,“报仇?他不会是想去土匪窝里报仇吧!”
这是罗百山唯一能想到的一个答案,毕竟这两土匪现在已经昏迷,可以说是任人宰割,想报仇刚刚随手不就报了吗?
常胜不知什么时候又往嘴里塞了根野草,“嗯。”说罢,忽然站起身,“你留守。”
弯腰拎起一旁的竹篓子吊儿郎当地走了,留下罗百山在原地气急败坏的骂他。“你不拦着他?”
然而常胜却像是没听见,很快就消失在罗百山视线中。
侯文清回来的时候,常胜都还没回来,和罗百山大眼瞪小眼了几秒,侯文清挂上一个称得上和蔼的笑容,“我叫侯文清,兄弟怎么称呼?”
“罗百山。”面对着细皮嫩肉比一般大姑娘还好看的侯文清,罗百山忽然有些局促,干咳了声,赶紧转移话题,“常胜拿着竹篓走了有一会儿了,也该是要回来了。”
侯文清点点头,将绑在腰间得包袱摘下来,从里面翻出一只药膏递给罗百山,“之前的事是我不对……”
“小事,小事,你是常胜的朋友那也是我朋友,都是兄弟就别计较这些了。”
被打断的侯文清愣了下,正欲说话,常胜嫌弃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谁你兄弟?那是我媳妇儿。”
侯文清:“……”
罗百山:“……”
常胜看着没什么反应的侯文清,暗自提高警惕,拎着处理好的泥鳅走过去。果然,他刚靠近侯文清,一直憋着口‘媳妇儿’气的侯文清忽然飞起一脚,被早有防备的常胜抱住腿往自己的方向拽了拽,迫使侯文清只能贴着自己站立。
垂下头挑眉笑看着侯文清那对比大多数女人还生的好看得眼睛,暧昧得往前凑了凑,一阵淡淡清香卷入鼻中,常胜眸色深了些,“一来就投怀送抱?”
被常胜滚烫的呼吸烫的有些难受,侯文清脑袋后仰,“你闭嘴,别说话!”
竟被常胜一招制服,深感丢脸的侯文清恼羞成怒的吼完,把自己的腿解救了回来,瞪了某个好整以暇的家伙一眼,没好气的将包袱丢给他。
没料到他这番动作的常胜伸手没能接住,包袱便掉落在地,连带着里面的东西也咕噜噜滚了出来。
罗百山默默看着滚落在草地上得瓶瓶罐罐,嘴角抽搐,“这是调料吧?”
常胜目光定定所在那双鞋上,没理会一脸麻木的罗百山,自顾的低声笑了起来。
面对罗百山,侯文清还是那个有涵养的侯家二少爷,他矜持点头,“我想着你们也还没吃,便带了些调料过来。”
罗百山瞠目结舌,“……干吃调料?”
这个问题把尽力表现自己涵养的侯家二少爷问懵了,下意识看了眼常胜手里的竹篓子,好在罗百山也不愚笨,从这一眼中立刻明白了其中关键,松了口气,嘿嘿嘿的笑:“原来是这样。”
侯文清虽然是个少爷,但并不特别精贵,特别是跟常胜在一块儿的时候,掏鸟窝捅蜂巢,该干的不该干的,都跟着干了,这会儿这少爷更自告奋勇表示要去逮蛇。
“我跟你一起去,不跟你吹牛,在队里没人比我更会找蛇。”罗百山也一脸跃跃欲试。
两人交换了个眼神,一拍即合,正准备离开,安静升起火堆的常胜忽然皮笑肉不笑的来了句,“这种季节哪来那么多蛇给你们抓,等你们折腾回来天该黑了,正事还要不要办了?”
这句话成功浇灭了侯文清想去逮蛇的热情,也成功让他想起了旁边两个土匪。
刚刚已经醒过来却被绑塞着嘴的两土匪接触到侯文清的眼神,默默往后缩了缩,内心愤怒的咒骂。
侯文清呵呵冷笑,“在心里骂我?”
两个土匪立刻瞪大眼睛,摇骰子般疯狂摇头。
“哼。”
常胜手艺是真不错,没过多久,一阵阵诱.人香气便直往鼻中窜,侯文清艰难的在罗百山面前维持着自己的矜持。
常胜把烤好的第一条泥鳅放到感觉的树叶上,全程他的眼睛都带着笑,注视着跟着泥鳅挪动目光的侯文清,也不由自主跟着食物挪动的罗百山却猛然看到常胜温柔的眼神,顿时吓了一跳。
心底升起了一股不太妙的情绪。
常胜……不会吧?
常胜没注意到罗百山的纠结,看着脑袋都快埋到树叶里的侯文清,发出低沉愉悦的笑声,一脸揶揄:“狗崽子都没你这般贪吃。”
侯文清像是终于清醒,伸手夺走香喷喷地食物,恶狠狠咬了一口,陶醉之余不忘对常胜的手艺报以十二万分的嫌弃。
于是罗百山的注意力又被侯文清给吸引走了,看到他时而陶醉时而嫌弃,嘴里还喋喋不休说着常胜缺点的模样,可以说是非常诧异了。
忍不住内心感慨,“这位少爷果然独具一格,格外与众不同。”

剩余小说内容对VIP用户免费开放!

此隐藏内容仅限VIP查看升级VIP
资源下载此资源仅限VIP下载,请先
充值100元送10元。支付宝支持花呗付款!微信支付时请备注用户名,便于查账!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