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同人] [小说] 情陷豪门的男人-共计92章 连载中(16-30章)

[BL同人] [小说] 情陷豪门的男人-共计92章 连载中(16-30章)

资源类型:小说
资源大小:102KB
写真页数:
视频时长:
零售编码:
下载软件:

  ☆、第016章 情敌

文景从楼上下来就碰到了苏晋安的老婆,那女人看见他明显一愣,接着那张脸就跟变戏法似的,渐渐变得扭曲。
文景轻蔑的勾了勾唇,这次他是真去找苏晋安了。
今晚的御豪国际明显不对劲,文景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只是从那杯酒,秦牧的出现,翟弋的失踪,这些事好像是冲着他来的,又好像不是,文景分辨不清。
并且还有一点,文向南让他跟苏晋安交往,也没说别的,就是说交往,这一点更奇怪,文向南来c市的目的他清楚,只是到现在文景都还没想明白,这一切跟苏晋安有什么关系--苏晋安就是个殷实的商人,跟秦牧和翟家也不沾边,要说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除了钱多之外还是个风度翩翩的gay。
文景又摇摇头,这些跟他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就是一颗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棋子。
“小景!”苏晋安突然冒出来。
文景笑起来:“安哥,我正找你呢。”
苏晋安眼睛一亮:“找我吗?我们才分开不到一个小时,难道你……”
文景叹一口气:“唉,这里好无聊。”
苏晋安揽住他的腰,语气相当宠溺:“就知道你会无聊,走,安哥带你去个地方。”
“干嘛这么神秘?”文景推了一下苏晋安的胸膛,不是拒绝的那种,带了一股子自然的诱惑:“……你不会是想干什么坏事吧?”
苏晋安立刻哑声:“小景……安哥是真……”
“啊,对了。”文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你认识文向南吗?”
苏晋安一愣,脸色变了变:“不认识,不过……”
文景紧紧的看着他:“不过什么?”
“不过我知道他。”苏晋安突然一把抱住文景,似乎很激动:“小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查你的,我只是太好奇你了……”
文景身子一僵,脑子里想的却是,苏晋安都不认识文向南,也就是说,苏晋安跟这件事没有关系?可是,怎么会这么巧?
“小景,你生气了吗?”
文景摇摇头。
苏晋安摸摸他的脸,道:“我不相信z市那些传言,小景,我也不问你的过去,让我照顾你吧?”
文景刚想开口,苏晋安又突然道:“我知道那天那个男人是谁。”
文景心里一惊,苏晋安到底都查到了什么?
却听苏晋安哼了一声:“那人是秦总吧?那个身形,那份气度,那股胆量,就算他戴着面具,我也能认出他。”
文景松了一口气,淡淡的解释:“我跟他其实也没什么。”
苏晋安执起他的手:“没关系,能当秦牧的情敌,是我的荣幸,并且,小景明显是向着我的,不是吗?”
文景突然就觉得没劲了,跟秦牧当情敌会让人倍感有面子吗?但他却笑的更加夺目了。
说话间两人到了一个房间,苏晋安还颇神秘:“小景,闭上眼睛。”
“什么啊?有惊喜?”文景配合的闭上眼,心里却想着翟弋是不是已经被秦牧找到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好了,可以睁开了。”
文景站在门口,看清屋里的环境之后,嘴角终于忍无可忍的抽了抽。
跟苏晋安接触这么些天,文景也发现了,这个人大方,每次见面都送珠宝首饰,还有一辆跑车,难怪那个苏瓷念念不忘,确实是一颗摇钱树。
文景忽略了房间中的豪华双人大床,只落在前厅的烛光晚餐上,中间冰镇着的香槟瓶子上挂着一串钥匙,房子的钥匙。
“安哥,你这是……”
苏晋安把文景拉进去,取了那串钥匙放到文景掌心。
文景唇边的笑意渐渐变凉……
。。。
罗伟张开双臂拦在秦牧身后,对面前的女人言辞恳切的道:“陈小姐,我们真不知道齐总在哪,我们也在找他,请你耐心等候。”
这女人叫陈慧,就是那个让这翟弋十分火大的齐少杰准备订婚的女人,秦牧对她向来没有好脸色。
陈慧已经气得脸色发白,淑女风范都不顾了:“你们会不知道?他跟翟四在一起对不对?他们就在这楼里对不对?”
罗伟翻个白眼,心说你能你倒是看紧你的男人啊,跟咱这吼有什么用?
陈慧也是个傻,明知道自己是齐少杰和翟四中间的障碍,偏偏一头扎进去拔不出来,就好像这个世界上除了齐少杰就没男人一样,其他人全入不了陈大小姐的眼。
秦牧不时看看时间,表情很恐怖。
陈慧还在喋喋不休:“秦牧,你知道齐少杰为什么要跟我订婚吗?就是因为……”
秦牧突然转头:“陈小姐,如果你稍微有点脑子,就不应该缠着一个跟男人纠缠不清的混蛋。”说完转身就走,同时丢下一句:“把这个女人给我赶出去。”
罗伟明白老板的意思是担心这个女人坏事,于是也不客气:“陈小姐,我也奉劝你一句,你争不过四少的,趁早清醒吧。”然后招来保安,赶人。
赵飞给秦牧打来电话:“老板,四少被齐总抱到六楼去了。”赵飞特意强调了“抱”。
秦牧脚下一顿,齐少杰在六楼有休息室。
赵飞继续道:“四少可能不是喝醉了,两人在电梯里就……对了老板,文少跟苏晋安去了411。”
秦牧:“他们你不用管了,翟少勇在干什么?”
赵飞:“还在喝酒,他还不知道四少被齐总抱走了,老板,我们是不是……”
秦牧:“找原计划进行。”
秦牧挂了电话直接进了电梯,电梯门合上后手指在4和6指尖犹豫了三秒,最后还是选择了6。
在626外面站了半分钟,确定里面带着哭音的娇喘和异常温柔的安抚声是出自翟弋和齐少杰,秦牧这才留了一个人守在门口,自己带着罗伟去了四楼。
看门的那兄弟望望天,被里面脸红心跳的动静弄得气血翻涌,最后果断掏出耳机带上听音乐,尼玛,里面太刺激了。
。。。
文景把钥匙挂回酒瓶子上,装作不懂:“安哥,干什么送我房子啊?”
苏晋安特别动情,他这个年纪的男人动情的时候自然特别吸引人,情深款款的:“小景,让安哥照顾你。”
“你已经很照顾我了啊,送我珠宝,送车,我简直无以为报。”
“不用你报答,小景,安哥喜欢你……”苏晋安一把抱住文景,说着唇就压下来。
文景头一偏,伸手在苏晋安的麻穴上轻轻一捏,苏晋安立刻松开了文景。
不等文景庆幸,右臂突然一痛,接着被一股大力猛地一拽,来不及惊呼,文景跌进一个带着冰冷气息却有几分熟悉的怀抱。
因为脚下不稳,文景的鼻子撞上了那人的肩膀,痛得差点飙泪。
只听某人霸道又狂妄的对苏晋安道:“这个人是我秦牧的,谁敢碰!”

  ☆、第017章 情敌

一直到文景被秦牧拖出那个房间,拖下楼,他脑子里一直在琢磨一个问题,秦牧为什么会出现?
秦牧在生气,文景却已经不怕了,这个男人一天到晚的生气,也不怕伤肝。
文景突然很想涛涛,那小子这会儿肯定一边看电视一边等他。
他出门的时候换了衣服下来,也不知道涛涛会不会偷偷洗,应该会的,那小子一向不听话。
手腕猛地一痛,转头,秦牧正恶狠狠的瞪他,那眼神仿佛在说,当着我的面还敢想别人?
文景立刻瞪回去,却不想跟他说话,看了看被秦牧一直紧紧攥着的手腕,很痛。
罗伟在后边小跑跟着,他还没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视线在秦牧和文景身上来回扫,不过心里隐约觉得,赵飞最近鬼鬼祟祟忙的事,肯定跟这个人有关。
除了翟弋和两家的老爷子,罗伟还从未见秦牧这样对一个人,那种与众不同简直不需要用嘴阐述。
秦牧拖着文景踹开一扇门,进去,里面十几个人正在聚会,文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首位的翟少勇。
苏晋安竟然说他不认识文向南?文景差点就笑了,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
秦牧看了眼翟少勇,扫了一圈屋里脸色各异的人,一声不吭拉着文景又退了出来,罗伟却留在后面,似乎是把什么东西拍在了桌子上,砰的一声。
这一次秦牧拖着文景直接离开了御豪国际,被秦牧塞进车的时候,文景突然想起刚才苏晋安那张吃瘪的脸,不可否认,那种感觉很棒。
车子发动,文景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他还要干什么。”这个“他”指的是文向南,也不管秦牧能不能听懂,反正他就这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秦牧没有说话,侧脸跟雕塑似的冷酷,就在文景以为他会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那人却开口了:“文向南让你接近苏晋安的目的在我,今天如果不是有人出手,翟弋这会儿肯定就完了。”
文景转头,这人……是在向自己解释吗?
不对,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文向南让他跟苏晋安交往与这人有什么关系?文景一头雾水。
不料秦牧又道:“这些事跟你没关系,你不需要懂。”就好像知道文景在想什么一样。
文景摸摸鼻子,其实他也不想懂,只是苏晋安那边……
“离那个苏晋安远一点。”身边的人低喝一声,吓文景一跳,这人会读心术不成?
文景知道秦牧跟翟少勇苏晋安那一伙是死对头,但是苏晋安现在是他的财神爷,不管怎么样,这三个月肯定要混过去。
“这就不劳秦总担心了,我自有法子脱身。”
车子“嗞”的一声停在路边,秦牧面无表情的瞪着文景,他这副表情太吓人了,文景下意识的左右看看,现在虽然很晚了,但是大街上车来车往的……
吞了吞口水,文景的话说的很艰难:“你……想干什么?”
“苏晋安?”秦牧明明白白的冷哼一声,此时文景还不明白那一声冷哼代表了什么,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哼完秦牧就发动车子,文景松了一口气。
两人很快就回了浅水湾,在三叉路口秦牧停了车,不等这人吩咐,文景乖乖下车。
见秦牧用那张棺材脸看着自己,文景突然一扬唇:“秦总,再麻烦你叫人把我的车开回来呗,谢啦!”
秦牧眼眸一眯,那表情好像在说,车?苏晋安送的?哼!
文景挑眉:“不行?那好吧?我给安哥打个……”
秦牧恶狠狠剜了文景一眼,倒车,法拉利原路返回。
这人是专门送自己回来的?文景看着秦牧的车屁股不敢置信的想。
。。。
秦牧回了御豪国际,陈默老远就迎上来:“牧,我看见你拉着一个人……”
秦牧冷眼一扫陈默,进了电梯:“讲正事。”
后面跟上来的赵飞望望天,也不知道谁刚刚带着美人跑了……
陈默赶紧跟上道“一群唯利是图的家伙而已,这会儿翟少勇已经是孤家寡人了,翟老爷子说交给他处置。”
赵飞补充道:“咱么这一次算是釜底抽薪了,翟少勇估计会被翟老爷子撵出国。”
秦牧“嗯”了一声,电梯直达六楼。
守在626外面的兄弟已经取了耳麦,里面估计已经消停了。
陈默的手刚举起来准备敲门,秦牧直接一脚踹开,那巨响,感觉脚下的地板都抖了一下。
房间里有两个人,一个躺在床上睡的正香,一个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衣冠楚楚。
衣冠楚楚的那个就是齐少杰,穿一套银灰色的西装,正在看手机,如果不是房间里还残留着某种气息,只看他此刻的表情你绝对不会猜到他刚才干了什么激情澎湃的事。
见门被人踹开,齐少杰冷冰冰的视线直接射过来落在秦牧的脸上。
秦牧毫不避让,脸色铁青,就好像跟齐少杰有天大的仇恨一般。
这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冷。
不过,秦牧的冷是冷酷,带着霸道和掠夺的气息。
但齐少杰的冷就是冷,如果非要用冷组词,那就是冷淡,冷漠。
这人长得不比秦牧差,狭长的眸子冷幽幽的,仿佛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用翟弋的话说就是:“那混蛋一看就冷漠无情、薄情寡义、狼心狗肺……”
秦牧也不跟齐少杰废话,过去掀开翟弋的被子。
翟弋已经被清洗过,身上穿着浴袍,秦牧直接一个公主抱,把人带走了。
齐少杰就那么看着秦牧来去匆匆,床上的人没了,他一个字都没有说。
陈默还有点担心:“牧,齐总会不会……”
秦牧咬牙切齿:“我早晚揍他一顿。”
一伙人刚进电梯,秦牧怀里的人却睁开眼了。
翟弋可怜巴巴的望着秦牧:“哥,就知道你会来救我!”
秦牧那个气:“你不是一直等着这一天吗?”
翟弋知道他今晚又丢人了,丢人事小,伤心事大……

  ☆、第018章 情动

秦牧把翟弋塞进车,站在车门口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瞪着他。
翟弋没精打采的:“别瞪了,我去你那。”
秦牧亲自开车,陈默等人都自动上了别的车,两人有话说。
某人估计屁股疼,不停换姿势,哼哼唧唧的。
“哥,我是不是很贱?”
秦牧从后视镜看了翟弋一眼,那意思--恭喜,终于有自知之明了。
“他说……他成全我了,让我以后不要再缠着他……”翟弋的声音很低,仿佛自言自语:“事后说的,前面的我不记得了,不记得也好。简直太窝囊了,我竟然装睡,他知道我在装,就陪我一直演……”
秦牧眸中滑过一抹疑惑,虽然没听见齐少杰当时说了什么,但那语气,分明是安抚,是情人的语气……
“明天你就去公司上班,天远是老爷子一手创建的,如果真毁在你的手里,那才是丢人。”
翟弋无所谓的点头:“行,听你的!”
。。。
第二天一早,文景带着涛涛去小公园散步,开门就见门口停了了一辆深蓝色的兰博基尼,车钥匙就搁在车顶上。
文景挑眉,这车文景认识,秦牧的。
“哥,你又换车了?”涛涛满脸严肃,对他哥频繁换车很不赞同。
“别人送的。”语气之平静,也是,苏晋安送的和秦牧送的,有区别吗?
反正都是好车,文景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趁太阳没出来,兄弟两在小公园时走时慢跑锻炼了半个小时。
吃了早饭,文景觉得应该给苏晋安打电话,谁知对方电话关机。
关机就关机呗,文景就在家陪涛涛玩,教他认字,给他做好吃的。
下午,文景刷朋友圈才知道苏晋安在外地的公司出事了,那人昨晚就离开了c市。
文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又过了几天,突然传出苏晋安离婚的消息,他在c市的产业全部被法院判给了他老婆和儿子。
文景听到这个消息先是吃惊,转念一想,又轻松起来。
这天他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请他喝茶--苏晋安的老婆。
那女人把一张银|行卡推到文景面前,只说了一句话:“你应得的,没有你,这个婚我不可能离得这么漂亮。”
文景捏着那张卡想了半天,来来回回就只想到那个人,秦牧。
找了个atm机查了一下,里面正好一百万,文景勾勾唇,果断转款,出了银行找了个垃圾桶把那卡扔了。
秦氏总裁办公室,翟弋穿一套做工精良的西装,打扮的人模狗样,不过姿势嘛……
照例一屁股歪在秦牧的办公桌上,手机被他当转头似的在桌子上敲的咚咚直响。
“哥,我说你也太狠了,那苏晋安这会儿指不定在背后怎么诅咒你生儿子没屁眼呢。”
秦牧没有在他的总裁椅里,而是在对面的会客区喝咖啡,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没有鸟翟弋。
翟弋对秦牧佩服的五体投地,翟少勇被老爷子撵出国了,说是让他开发海外市场去。原本让翟老爷子头疼的事,不过半个月时间,秦牧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所有的事立刻迎刃而解。
秦牧做了什么呢?就两件事,一是收集翟少勇那一伙的龌龊证据,比如谁谁有个私生子啊,谁谁养了个小五小六啊,谁谁哪天又光临了某局长的寒舍啊……
第二件就是昨晚罗伟干的,啪的一声,十来分协议和那些证据纷纷当着翟少勇的面飞到那些人手中,于是在威逼利诱下,翟少勇眨眼就成了孤家寡人,原本支持他的人纷纷倒戈。
翟弋这个总裁当的相当轻松,且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他也有牺牲,屁股受罪了,心受伤了,从那天以后,他跟齐少杰的关系跌至冰点。
“哥,小景景知道你干的好事吗?”
秦牧转头,扫了翟弋一眼。
翟弋呵呵直乐:“哎哟,还是小景景面子大,我这口都干了,都不见你给点反应。”
秦牧:“公司不忙?”
翟弋:“有副总啊,那小子能干的很。”
秦牧:“翟成?”
翟弋:“可不就是他么,他爹是老爷子的死忠,现在他是本少的死忠,操,别岔开话题,你那么搞苏晋安,小景景知道么?”
秦牧:“下周齐少杰订婚。”
翟弋一下子就蔫儿了,慢腾腾的从办公桌上下来,摊进秦牧的总裁椅里,一双长腿搭在办公桌上:“不知道!”
秦牧一抬眉:“真不知道?”
翟弋……
赵飞敲门进来,对着翟弋就喊老板,翟弋抬手一指会客区,赵飞转了方向:“老板,文向南回z市了,走之前没有跟文少联系。”
翟弋眨眨眼,没听懂。
秦牧点头,表示知道了,等赵飞出去,翟弋不解的问:“文向南那老混蛋到底要干什么?”
“不知道。”
。。。
文景又过上了以前的日子,出入场所一般都是各种派对,本来就爱玩,又可以赚钱,一举数得。
昨天有人约他去澳门,文景想也不想就回绝了,那位“姐姐”也是个爽快人,今晚就在c市开了一桌,就为了让文少陪她。
文少是伺候人的吗?当然不,都是别人伺候他,不仅要伺候着,还得掏钱捧着。
就凭那张脸,多少小姐太太就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无法自拔了。
文景玩牌没啥兴趣,不过各行有各行的操守,该会的肯定得会,有传言他打一晚牌不论输赢起价十万,这还是少的,有人看见他那张小脸因为熬夜变得憔悴不堪,多划个十万八万的常有。
不过文景也是个知情识趣的,每次约会前总记得给对方挑选个小礼物,不用太贵,几万块的小东西,关键是心意,在笼络人这一套上,他一向做的很好。
随着他淡淡的一撩眼皮,手里的礼物盒子那么随意一丢,爱理不理的小表情总是能让对面大他好几岁的“姐姐”瞬间怦然心动,有一种被人追求的少女怀春的激动。
他的表情和动作自然不做作,跟在夜店出没的那些举止轻浮逢迎拍马的人完全不一样,骨子里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世家子弟的矜贵气息,骄傲的漂亮着,就像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多情,也最无情。
这就是文景能迅速在c市站稳脚的原因。
牌局玩到半夜两点,文景有点坚持不住了,今晚的“姐姐”太热情,酒喝了不少,连牌都看不清了。
这种情况不好,文景心里清楚,再不走肯定得*了,不划算。
好不容易告辞,他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开车,会所的主管帮他找了代驾,一路送回浅水湾。
路上的时候酒劲上来了,到了三岔路口,文景迷迷糊糊的大吼一声:“好,我下车。”
那代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停了车,文景立刻推车门下车,摇摇晃晃就走。
代驾的小伙子挠头:“文少,车给你开到哪去啊?”
这时一辆车在旁边停下来,赵飞过去付了小费,说车和人都不用他管。代驾小伙子经常在各大会所门口做生意,认出了车上的秦牧,点头哈腰的走了。
“牧,你干什么去?”
陈默跟着下车,赵飞转头,就见秦牧已经朝着文景走过去了。
“这个人不就是……”陈默话没说完,就见不远处文景也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然后单手搂住秦牧的脖子,吻了上去。

  ☆、第019章 情动

剩余小说内容对VIP用户免费开放!

此隐藏内容仅限VIP查看升级VIP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