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同人] [小说] 情陷豪门的男人-共计92章 连载中(31-45章)

[BL同人] [小说] 情陷豪门的男人-共计92章 连载中(31-45章)

资源类型:小说
资源大小:156KB
写真页数:
视频时长:
零售编码:
下载软件:

  ☆、第031章 真相

z市机场,秦牧和齐少杰一起坐进一辆奥迪轿车,罗伟让司机下来,他亲自开车,赵飞坐进了副驾。
打开平板,调出刚收到的邮件,赵飞看了看齐少杰,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后座上的两人衣冠楚楚,左边脸呈一样的红肿状态,嘴角破裂,两人各朝一边看着车窗外,强大的气场相互排斥。
秦牧沉声:“说!”
赵飞赶紧道:“找了技术人员把录音还原,虽然还是不清楚,不过文太太骂那小三的大致意思是,要让文向南和小三一起跪在她面前自扇嘴巴。老板,文少一回到z市文向南的后院就起火,并且听文太太的意思,文向南可能有什么把柄在她手里,我已经叫人盯着文太太了。”
秦牧点头,不置可否,估计是想到了文景和段昊的亲密照,脸色很恐怖。
齐少杰的视线在秦牧和赵飞脸上来回扫,满眼疑惑,秦牧转头看了他一眼,那意思--你想知道?求我啊!
齐少杰冷漠的转头,表示不屑。
秦牧那个怒,拳头又痒痒了,自从订婚典礼过后翟弋就消失了,整整半个月,齐少杰现在才开始找人,秦牧怎么想怎么觉得齐少杰该死。
另一边,惹了祸的两只小受完全不知道自己菊花堪忧,翟弋大刺刺的坐到段昊身边,一把搂住段昊的肩膀,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了段昊身上,朝对面的文景妩媚的飞了个吻。
段昊莫名其妙:“你谁啊?”
翟弋还在给文景抛媚眼儿:“小萌物,你完蛋了。”
文景被翟弋给惊到了:“你怎么在这?”
“本少出来散散心,没想到无意中遇到你了,这人谁啊?你爬墙了?”
段昊甩了几次都没把翟弋甩开,这货身上就跟涂满了强力胶似的,“小景,这人哪冒出来的?”
文景赶紧给两人作了介绍。
翟弋又过去搂住文景,耳语:“小萌物,我猜你们家牧这会儿正在杀过来的路上,你胆子不小哦。”
文景觉得翟弋很有趣,这人看似纨绔风流,实际上敢爱敢恨,还痴情,想到在齐少杰订婚典礼上闹的那一出,文景从心里就对翟弋生了好感。
“你也不赖啊!”文景笑道。
翟弋掰过文景的脸就在上面吧唧了一口,段昊气得立刻就拍桌子了,却听翟弋大言不惭的说:“要不是本少这辈子生是齐少杰的人,死是齐少杰的鬼,小萌物,本少都恨不得跟牧叫板抢人了。”
文景擦了脸上的口水,无语之极:“你是抢人抢习惯了吧?”
翟弋哈哈大笑:“小萌物果然懂我,妈的,本少这辈子的出息也就是跟一个女人抢男人了,结果如何还不知道呢。”
文景安慰道:“我觉得齐总肯定是爱你的。”
翟弋没心没肺的一甩头:“那是,本少都主动脱光爬上他的床让他干了……”
“噗……”段昊一口冷饮喷在了旁边的窗户上。
翟弋单手托着下巴,眼巴巴儿的望着面红耳赤的段昊,吹了一声口哨:“猛男,身材不错哦!”说着视线在段昊的胸肌和腹肌上滋滋有味的溜达,段昊立刻觉得他已经被眼前这个怪物扒光了,囧得恨不得跳窗。
“咳咳,小景,你这朋友,呵呵,很有趣。”生平头一遭被一个妖孽美男调戏,三观端正节操犹在的段大队长表示吃不消啊。
文景就呵呵直笑。
翟弋看够了,突然扭头对文景道:“小萌物,要不你跟这位猛男私奔算了,本少帮你打掩护啊。”
文景……
段昊表示,这个可以有,不过,还是不要想了吧,不说文景会不会答应,这妖孽一看就不靠谱。
三人兴致勃勃的吃晚餐,正在朝这边赶来的秦牧和齐少杰看了照片差点又打了起来,两个男人都被气得不轻。
特别是齐少杰,那脸根本就没法看了。
文景知道今天他就是回文向南家也躲不开秦牧,所以吃完饭他就让段昊回家,自己跟着翟弋去了酒店。
说白了,他不想段昊跟秦牧碰上。
文景已经确定秦牧开始怀疑文向南了,接下来就要看他愿不愿意继续查。
早在跟苏晋安接触时,文景就知道秦牧派了人跟踪他,于是他就有意无意的把秦牧的视线引到文向南的身上。为了达到这一步,文景耐心布置了很久,既要对秦牧若即若离拿乔端着,又要小心谨慎,生怕秦牧有所察觉,这一切的基础就在于秦牧对他的执念到了什么地步。
文向南不是好惹的,如果秦牧就此打住……该怎么办?
文景知道招惹秦牧的下场就像走钢丝,一个不慎摔下去就是尸骨无存。但是,忍辱负重这几年,他可以不要名声,不要钱财地位,不要感情,就连这具皮囊都可以不要,他唯一要的,就是文向南的命,并且,非要不可!
他要查出当年的真相,扒下文向南的丑恶面具,亲手把他送上法庭。
如果四年前的意外不是意外,那么,文向南就必须以命抵命。
眼泪肆无忌惮的涌出来,这四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没人知道。
幸福对他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就算有人送到他的手边,他都不敢要,比如段昊。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无缘无故的对你好,段昊心里想的什么文景岂会不知?比起苏晋安,比起那些形形色色的人,比起秦牧,段昊的感情纯粹的让文景自卑。
正胡思乱想,门铃声响起,文景爬起来,三秒过后,他的眼中已看不到半分泪意。
开门,果然是一身煞气的秦牧,一抹诧异从文景清丽的眸中滑过:“你……怎么……”
与此同时,隔壁翟弋的门也开了,翟弋“啊啊”尖叫两声,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文景心中一惊:“四少怎么了?”
秦牧冷哼:“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第032章 真相

秦牧一身煞气的进来,关门的时候,赵飞给了文景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门关上,文景冷冷的勾起唇,明天是安静的生日……
房间里一片沉寂,文景神情自若,乖乖给秦牧倒了一杯红酒,假装不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是四少告诉你的?”
秦牧没有接那杯酒,深邃的眸子紧紧盯着文景:“我给你一次机会,说吧!”
“什么机会?你要我说什么?”
秦牧……
文景笑了,很动人:“你到底要我说什么?”
秦牧的脸越来越黑:“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更不喜欢被人玩弄,景儿,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文景自己抿了一口酒,摇头:“我不明白,秦总,你什么意思?”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遇,一个凌厉如剑,一个清澈如水。
对峙的结果是秦牧败下阵来,一把勾过文景的腰,如狼似虎的吻上去。
两人嘴唇相碰的时候,文景得意的想,他赢了,秦牧就算怀疑,只要他还要他,那就说明,他赢了。
手里的酒杯被他牢牢握着,里面的红酒全部洒出,涓滴不剩。
秦牧的吻暴风骤雨一般,文景只觉嘴唇和舌尖都被吸的刺痛难忍,于是开始挣扎起来。
分开的时候两人都气喘吁吁,文景用袖子抹了一把嘴,冷笑:“秦总千里迢迢追过来,就是为了跟我上床吗?”
秦牧脸色一变:“那个男人是谁?”
文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语气淡淡的:“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其实段昊的身份秦牧已经查出来了,一个警校毕业拼死拼活干到重案组队长的前途一片光明的家伙。
段昊在一般人眼里当然是个有为青年,但在秦牧眼里,不过是个穷光蛋,让他丢掉那身警服不过一句话的事。
文景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已经紧张的手指发白,这些年段昊一直在暗中帮他调查文向南,他不能连累他。
可是,段昊早就已经趟进这潭浑水了,文景之所以让段昊提前曝光,其实就是兵行险招。秦牧的手段他见识过,与其让对方查出来他跟段昊一直有联系,不如让段昊堂堂正正曝光,这样才能让文景自己掌握主动权,也好及时把段昊从这泥潭中摘出去。
这一招很险,有苏晋安的前车之鉴,文景不是很有把握。
秦牧的声音很冷,不过却给了文景一线生机,“那个警察,你跟他什么关系?”
文景松了一口气,转身,眼眸里已满含震惊和愤怒:“你,你在查我?不对,你跟踪我?”
他简直堪比专业演员
“你跟那个警察,什么关系?”秦牧一把抓住文景的领子,咬牙切齿。
文景的脾气也骤然爆发:“我跟他什么关系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秦牧突然冷笑:“你还记得苏晋安么?”
文景打了一个冷颤,声音都变了:“段昊是我朋友,我唯一的朋友,秦牧,你敢动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朋友?”
“那你以为是什么?”文景的眼眶突然红了:“秦牧,我在你心里是不是已经下贱到见个人就往上扑,还不忌男女?”
秦牧……
文景使劲掰开他的手:“别碰我,免得脏了你的手。”
一抹诧异带着怜惜从秦牧的眼眸中飞逝,文景捕捉到了,他知道,他又赢了。
隔壁的房间,镜头从齐少杰进翟弋房间的那一刻开始播放……
翟弋刚才正准备洗澡,衬衣扣子都解开了,露出精致的胸膛和柔韧的腰身。
他本来就不怕给人看,更何况站在他面前的还是齐少杰。
见齐少杰的手上还戴着订婚戒指,翟弋笑得异常的妩媚:“没有摘下来啊,我还以为你已经把它丢进臭水沟了。”
齐少杰不说话,事实上,他每次看见翟弋都没话说,像一尊俊美的冰雕。
翟弋习惯了自言自语,或者说,他就喜欢齐少杰这种冷暴力,妥妥地抖m。
一把脱了衬衣,翟弋食指勾住齐少杰的领带,无比诱惑的发出邀请:“要不要一起洗啊?”
齐少杰冷眸一扫,翟弋恍悟,满眼期待:“啊,牧在跟踪小萌物,你是不是也看到那些照片了?怎么,吃醋了吗?吃醋了吗?”
齐少杰……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见个男人就往上扑,那你就让我扑呗,你知道我只想扑你的。”说着翟弋眨眨眼,拉开了齐少杰的领带。
“你想多了。”齐少杰扯开翟弋的手:“是老爷子和翟成让我把你带回去,翟成忙不过来。”
翟弋呵呵笑:“于是你就来了?啊,对,咱们已经订婚了,我的事你当然应该管,少杰,我很喜欢这种牵绊呢,你呢?”
齐少杰突然发怒:“你能不能懂点事?”
“我怎么不懂事了?公司不是好好的吗?”
齐少杰额头青筋直跳,从订婚到现在翟弋整整消失半个月,期间不接电话,不回短信,这是一个总裁该干的事儿么?当然,齐少杰是从来没有给翟弋打过电话的……
翟弋脸上的表情淡下来,刚才见到齐少杰他还尖叫来着,这会儿却宁愿这个人没来。
“四儿,明天就跟我回去,你们公司筹备的项目下个月就要上马……”
“你的脸怎么了?跟人打架了?”翟弋摸摸齐少杰的脸,生生打断他的话。
齐少杰……
“哎哟,真心疼,谁敢揍你啊!”
“你的事我本不想过问,已经半个月了,我想你应该玩够了……
齐少杰话没说完,翟弋突然扑上去吻住他的唇。
该死的,原来你也记得我离开半个月了?
这张嘴除了拒绝和这些一本正经的屁话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说点别的就会死吗?
齐少杰对于翟弋动不动就扑上来的德行似乎很恼火,被吻得心烦意乱,唇上突然传来尖锐的刺痛,他一把推开了翟弋:”够了!“
翟弋舔舔嘴唇,唇齿间全是血腥味,眼睛里残留着嗜血的疯狂,捡起衬衣,他朝齐少杰妩媚的飞了个吻:”晚安亲爱的,本少不奉陪了!“
两个房间的门同时打开,翟弋过来勾住文景的肩膀,无所谓的道:”走,小萌物,咱们去开|房,让那两个男人都去死吧!“

  ☆、第033章 真相

安静的生日愿望很简单,就是她亲自下厨做一顿饭,然后跟秦牧一起吃,不过,她这个愿望显然实现不了了。
一大早就有人送来蛋糕和鲜花,陈默订的。
“谢谢你,表哥!”
陈默把花塞进安静手里:“你知道牧为什么一直没有碰你吗?”
安静顿时满脸通红,摇摇头。
秦牧的那些传闻安静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敢问,不敢干涉,也不屑去纠结。她是谁?秦牧的青梅竹马,怎么可以自甘堕落与那些女人相提并论?
“因为牧说过,你是不一样的,你要干干净净嫁进秦家。”
安静一颗芳心顿时又活了。
陈默手里捏着一片柔嫩的花瓣:“小静,听说你给你自己设计了婚纱?”
“是的,只是……”安静望着陈默含笑的眼睛,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欢喜道:“谢谢表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文景没有想跟安静抢男人的意思,他只是想证明他在秦牧心里的分量而已,这个分量关系着他后面的行动。
答案出来后,第二天文景和翟弋就定了回去的机票,如果秦牧愿意,完全不耽误给安静过生日。
倒是翟弋听说安静在秦家,嗤了一声:“那朵白莲花啊?”见文景表情淡淡的,翟弋捏捏他的脸:“小萌物别担心,牧不会喜欢那个女人的。”
文景随手抽了一本时装杂志塞进翟弋手里,盖上毛毯开始睡觉。
旁边就坐着秦牧和齐少杰,两人之间照旧没有交流。
翟弋昨晚恨不得咬下齐少杰的嘴唇,这会儿已经全忘了,就是这种特质让他追了齐少杰十年,换了别人遇上齐少杰,早跳楼了。
这货在熟人面前说话不喜欢过脑子,偏偏还总是戳到点子上。
“牧,你养了安小妞这么多年,不会真要娶她进门吧?”
秦牧看了装睡的文景一眼,没有说话。
前排的赵飞转过来瞅着齐少杰的嘴乐道:“齐总,你这是怎么了?在哪碰了?”
翟弋一书砸向赵飞脑袋:“你瞎啊,那是本少咬的!”
噗……
文景没忍住也乐了,毯子下面的身子直抖,偏偏始作俑者还一脸陶醉的看着齐少杰:“小别胜新婚嘛,你们不懂啊!”
齐少杰……
只是众人都没注意到,在机场一路粘着齐少杰的翟弋,跟大家分手后毅然钻进了一辆出租车,齐少杰的司机已经替他打开了车门,他看都没看一眼。
文景被塞进了秦牧的车,顺路嘛。
在三岔路口的时候,文景下车,朝秦牧笑了一下:“秦总,谢啦,回见!”
秦牧突然就想到那晚在文景的床上,那一声声酥麻入骨的“牧……”。
等文景走远了,赵飞才请示:“老板……”
“去公司!”
罗伟提醒道:“老板,今天是安小姐生日。”
秦牧眼眸眯了眯:“去公司。”想了想对罗伟道:“你去珠宝店挑一件首饰。”
赵飞的手机响了两下,有人发来一封邮件。
“老板,那边传来消息,文太太把小三打流产了,这会正找律师要离婚,我只是比较奇怪,文太太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候离婚?”
事儿闹大了。
秦牧凝眉:“文向南什么情况?”
赵飞:“文向南的公司在准备上市,这两年受调控政策影响,估计没怎么盈利,所以千方百计跟翟少勇勾结,现在又拉拢了苏晋安,我猜他今天会回z市,文少恐怕会有麻烦。”
秦牧对文景是越来越好奇了,文景究竟做了什么?他绝对不相信一个小三就能让文太太如此疯狂。
要知道,文向南风流也好下流也好,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偏偏文景一回z市,文太太就受不了了,让人不怀疑都难。
秦牧调出文太太与小三打架的照片,照片很模糊,只能看见被打的那个女人一张尖尖的小脸。
仔细端详一会儿,秦牧脸色骤然一变:“我要这个女人的近照,马上!”
于此同时,文景接到了他二婶的电话,尖利的“变态”两个字从手机里传出来,文景并没有挨骂的癖好,果断挂了电话。
他等不下去了,如果公司上市,他就更没有办法对付文向南。
赵飞收到小三的近照吓了一跳,烫手山药一般把平板丢进了罗伟怀里。罗伟拿起来一看,傻眼:“这……这女人……不会是文少的姐姐吧?”
赵飞扶额:“我非常负责任的告诉你,文少只有一个弟弟,没有任何姐姐妹妹和哥哥。”
“那这是……”
叔叔找了一个跟侄子长相七分相似的小三……于是,文景就凭几张照片就拉开了复仇的帷幕!
最后,赵飞还是不敢当面把平板交给秦牧,笑话,他头上的疙瘩还没消呢!
两人在办公室外仔细听里面的动静,秦牧居然没有发火。
只是,十分钟后,秦牧让赵飞组织连夜召开股东大会,会上,秦牧只给了众人一句话,三个月内收购文氏,不惜一切代价!
第二天又在办公室跟翟弋和齐少杰开了一整天会,期间连陈默要进去送咖啡都被禁止,不过秦氏高层都心里有数,秦牧这是要联合齐氏和天远集团生生吞了文氏,除了翟弋和齐少杰,秦氏的股东死活想不明白秦牧为什么突然对文氏出手。
秦牧没有给他们时间去想明白,三个月收购一家准备上市的公司无异于天方夜谭。
翟弋和齐少杰知道秦牧是要整文向南,至于文氏最后如何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并且,秦牧已经给文向南定了罪,文景父母的官司他都不需要去核实了,仅凭文向南对文景动了心思这一点,文向南就该身败名裂。
翟弋对秦牧向来为首是瞻,齐少杰虽然跟秦牧互相看不顺眼,毕竟也是一起长大的,有些事不需要明说,交情一直在。
不过齐少杰还算理智,他也一直理智,“文氏不是准备在美国上市吗?咱们可以先从那边入手,他这会儿忙着跟他老婆打官司,也确实是动手的好时机,z市那边能动用的关系都用起来,总能抓住他的把柄。”
翟弋一撩卷发:“这事儿交给我,正好我认识税|务局的公子。”
齐少杰看了翟弋一眼,对方回他一个媚眼。
秦牧面无表情,不由想到了四年前文向南把文景送到他的床上,什么意思?得不到就毁掉吗?
他敢!

  ☆、第034章 真相

剩余小说内容对VIP用户免费开放!

此隐藏内容仅限VIP查看升级VIP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