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同人] [小说] 情陷豪门的男人-共计92章 连载中(61-75章)

[BL同人] [小说] 情陷豪门的男人-共计92章 连载中(61-75章)

资源类型:小说
资源大小:180KB
写真页数:
视频时长:
零售编码:
下载软件:

  ☆、第061章 故人

昨晚没睡好,上午没睡成懒觉,文景从陈诉家出来就昏昏欲睡。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文景刚停车,只听车屁股后面“砰”的一声,他瞌睡一下子没了。
他开的是秦牧送他的跑车,撞的那一下动静不是很大,他也不心疼,就是吓了一跳。别人来敲他车窗的时候他还在很烦躁的想,午睡估计也泡汤了。
“不好意思先生,我刚接电话,没注意就撞上了,正好我家老板的车也是法拉利公司的,我们跟中国这边的运营商比较熟,你放心,我们一定给你修好。”
文景下车一看,好家伙,撞他的是一辆豪华大奔,大奔后面那辆香槟金的法拉利确实跟他这辆是一个爹妈,车上坐着一个男人,正看着这边。
两辆豪车当街亲菊,执勤的交警过来一看,忍不住皱眉了,估计最烦处理这种案子,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过来。
文景也烦,车撞就撞了,反正秦牧估计也不会心疼,他就更不心疼了,关键是,他真的困死了。街上冷风嗖嗖的,这个时候回去钻被窝迷糊一觉多美!
先前那男的看见交警赶紧过去这样那样交代了一番,交警见这人态度好的不像话,私了有望,眉头舒展了,又过来跟文景落实了一些细节,最后签字画押,文景的车就交给对方处理了。
文景留了电话给那西装革履的男人,心想办事效率还不错,他还可以回去睡一觉,谁知道对方并不放过他,男人诚恳的道:“先生,我们撞了你的爱车,我家老板感觉过意不去,想请你……”
文景立刻道:“我已经吃过饭了,谢谢,没关系的,你们修好就是了。”
“……不是,我们老板想请你喝茶……”
这时,香槟金法拉利里的男人终于下车了,个子很高,一下车,围观的妹子就发出一阵阵难耐的尖叫,掏手机的,补妆的,人群好忙,文景跟前这男的赶紧过去制止拍照。
这又是哪冒出来的酷霸拽总裁?文景心想,谱儿跟秦牧和齐少杰不相上下啊。
总裁似乎比齐少杰那货还惜字如金,他并没有走到文景跟前,而是去拉开副驾的车门,对文景做了一个“请上车”的手势。
文景还没怎么样,周围的妹子就尖叫着:“上啊,上啊!”
文景……不是普通的追尾事故么?他怎么就有一种剧情严重歪了的感觉呢?
不就喝茶吗?文景上了总裁的车。
车是豪车,人是帅哥,换了海伦,这会儿肯定会幸福的呼吸困难,不对,是兴奋。
总裁不说话,文景也不说话,这种感觉很诡异,不过文景倒是不怕,这人不至于卖了他。
说是喝茶,总裁还真领着他去了一家装潢的古香古色的茶楼,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似乎认识总裁,福了福,带着两人去了里面一间茶室。
文景这才发现这茶楼里面居然别有洞天,修建的就跟翟家大院似的,推开格子窗,外面是小桥流水,一股冷风迎面吹来,文景打了一个机灵。
“冷吗?要不要把窗户关上?”总裁终于说话了,嗯,声音很好听,看着衣冠楚楚,也像个正人君子。
“不冷,开着挺好,这儿环境不错。”文景摘了围巾,他倒要看看这人想干什么。
总裁从漂亮的服务员手里接过紫砂茶壶,轻轻一点头:“我来,出去吧!”
茶室只剩下两人了,总裁又闭上了尊口,开始泡茶,洗杯,不一会儿,一股清香扑面而来,连空气里都沾染了茶水的湿气。
文景看着他行云流水的动作,纳闷,这人谁啊?
他确定他不认识这人,也不可能是招惹过他的老婆妹子或者小姨子,更不可能仅仅是因为撞了他的车就请他喝茶。
渐渐的,文景感觉空气里飘荡的不是茶香,而是……文景琢磨半天,除了觉得不可思议也没琢磨出个什么来,反正确定一点,这人肯定是冲着他来的。
要说比耐性,文景也有很好的耐性,他早就练就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过话的本领,这段时间他也承认他有点想偷懒了,涛涛好了,他就开始玩物丧志,脑子经常处于放空的状态,就连秦牧那他都是懒得动脑子应付,但这不表示他没脑子。
明明是第一次见,这人却给人一种他早就认识自己的感觉。文景也是混出来的,直觉相当准。
这个总裁,绝对不是闲的。
“我们应该不认识吧?”文景看着对方的眼睛,这人的眼睛细长细长的,眼角和嘴角微微上翘,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但想到刚才这人请自己上车的架势,文景知道,这样的人一般都是控制欲很强的人,喜欢身边的人惟命是从。
总裁递给文景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比汤圆大不了多少的紫砂杯,里面的茶水没有一点杂质,白色的蒸汽扑到脸上的感觉,似乎连毛孔都张开了嘴。
“我们确实不认识,我叫沈轩。”看了文景一眼,沈轩勾了勾唇:“听说过吗?”
沈轩,似乎在哪里看见过这个名字,但绝对不是听说过,“没有,你是本地人?”
“是的,不过几年前离开c市去外面发展了,现在回来见见故人,哦,这家茶楼是我的。”
不知是不是错觉,文景感觉他在说“故人”两个字的时候,有一种让人心惊肉跳的寒意。
又是故人!
“哦!”文景“哦”完,茶室里再一次陷入诡异的沉默,似乎这个沈轩就纯粹是为了请他喝茶,文景对喝茶没讲究,茶是好茶,只是喝的莫名其妙。
虽然开着窗户,但茶室暖气挺足,加上一杯接一杯的热茶,文景浑身都暖烘烘的,一张俊脸更是被蒸出淡淡的粉,仿佛他喝的不是茶,而是酒。
文景干脆脱了外套,里面是一件一字领的浅灰色毛衣,精致的锁骨,纤细的脖子,文景放好衣服一转头,正好撞上沈轩别有深意的视线。
文景面上不动声色,还朝对方笑了一下,心里却开始打鼓,不是吧?又一个弯的?心说自己也算洗心革面了,一个秦牧就够了,再来一个的话,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沈轩抿了一口茶,浅笑道:“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上我的车,就不怕我有所图吗?”
文景半真半假的:“对我有所图的人多了去了,不过还没人得逞过。”
“你还真是自信!”
“沈先生过奖了。”文景话音刚落,熟悉的铃声又响起来,文景看也没看,直接挂了。
文景喝了一肚子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茶,消磨了一个多小时,沈轩说要送他回家,文景推辞不过,就报了浅水湾的地址。
车上两人一直没有交流,文景玩手机,秦牧发了好几条火冒三丈的微信,还有一条语音:“你居然敢不接我的电话?”
秦牧那霸气十足的声音打破了车里的沉默,余光中,沈轩并没有转头看一眼,一直盯着前面。
文景不确定了!
沈轩一直把文景送到家门口,一刻没有停留就走了,当然,文景也不会邀请他进屋喝杯茶。
说到茶,文景赶紧开门进屋,客厅里坐了好几个人,文景没来得及理会,直接冲进了卫生间。
刚放完水,背后一个带着怒气的胸膛就贴了上来,某人酸味十足:“谁送你回来的?”
文景镇定自若的收鸟提裤子,两人连体婴似的挪到洗手台洗手,他从镜子里看着秦牧,“你怎么知道是别人送我回来的?”
“车没进院子,你的车呢?”
“屁股被咬了一口,别人送去修理了。”
秦牧眉毛一抬:“出车祸你居然不告诉我?”
“我又没事,怎么,心疼你的车?”文景挑衅的抬着下巴,一副“撞就撞了,你想怎样?”的蛮横样。
秦牧想亲死他,于是扑上去狠狠吻住,恨不得把这人吞进肚子里。
文景知道反抗不了,还不如好好享受,干脆勾住男人的脖子加深这个吻,吻到最后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坐到洗手台上去的,身上的毛衣也被推到胸前,秦牧漆黑的脑袋在他眼前拱来拱去,昨晚被狠狠疼|爱过的地方又被这人吸得火辣辣的疼。
“秦总,你是缺奶吃么?”
秦牧闷声:“景儿……”
“滚!”
两人在洗手间呆的时间长得让人不能不yy,文景一出来就看见赵飞猥琐之极的朝他挤眉弄眼。
“抽空给这货找个男人吧!”文景盘算着。
涛涛盯着文景的脖子,绷着脸道:“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文景一愣,转眼看赵飞,赵飞在他自己脖子上指了指。
文景大怒,随手抄起茶几上的水果刀要去洗手间灭口。秦总还举着棍子不好意思出来,看见文景气冲冲的,也没注意他手上的水果刀,沉声质问:“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不带着人,你当我的话耳边风?”
文景都被气乐了,有一种无耻的混蛋,人家就敢先耍流氓再耍横,你能怎么办?
凑到镜子前一看,脖子上果然一枚新鲜的草莓。
秦牧这才看见文景手里的凶|器,霸气十足的过去一把夺了,哼道:“还想谋杀亲夫?”
文景……“你以后再碰我脖子试试?”
“别的地方随便碰?”怕真把文景惹怒了,秦牧就此打住,随口问道:“回来的这么晚,是不是遇到什么奇怪的人了?”
文景手上一顿,立刻想到顾初南和沈轩,也怪了,最近大家都在遇故人。
顾初南是陈诉的故人,文景不敢多嘴,谁知道那顾初南到底是陈诉的故人还是什么关系呢?在秦牧面前说似乎不妥。
至于沈轩嘛?文景估量了一下坦白从宽有可能会付出的代价,算了,以后肯定也不会有交集了,懒得听这人啰嗦。
“好累,我要去睡觉,晚饭别叫我。”文景在头上抓了两把,转身,秦牧一双幽深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有那么一瞬,明明什么都没干的文景居然差点心虚了。“我进来太久了,涛涛都要误会了。”
秦牧一手捏住他的下巴,扯了一个冷酷的笑:“你放心,涛涛该懂的懂,不该懂的也懂,那小子心理年龄比你还大。”
文景懒得跟他扯,一把拍开下把上的爪子,刚想开溜,只听秦牧不紧不慢的道:“跟你喝茶的人是谁?”
文景怒了:“秦牧,你又跟踪我?”
秦牧眉头一拧,过去把人压到墙上,埋头狠狠的亲了一气才道:“你满嘴的龙井味儿,我跟踪你?”
文景……这都能闻出来?
“说,那人是谁?”
“就撞我车的人,他……”文景脑子灵光一闪,先前他就一直在怀疑沈轩接近他是不是因为秦牧,但是那人听见秦牧的微信也没反应,文景还以为是他多心,现在想想,沈轩那手下也不像开车不小心的人,难道,他是故意撞上来的?目的是什么?接近自己?
文景对上秦牧的目光,男人的眼里与其说是吃醋,不如说是在急着确认什么。
“以后这些乱七八糟的人你离远一点,还有,出门必须带着人。”说完,秦牧在文景唇上啄了一口,语气又软了下来:“累了就去睡,晚上我陪你去店里。”
文景脑子里一团乱,不过看样子秦牧心里有数,既然这人不愿意多说,他也就不好多问。
这会儿说睡觉也是白搭,文景看涛涛画了会儿画,还不到晚饭时间,翟弋拉着一张俊脸来了。
在文景家蹭了晚饭,翟弋也没心情去店里喝酒,打发了翟成,自己一个人开车走了。
车子开到半路居然出了故障,他大少爷可不会修车,加上心情烦,干脆下车抽烟。
翟弋从不抽烟的,因为他觉得抽烟不仅对身体不好,还会破坏他的皮肤,关键是他讨厌那一身的烟味儿。
刚点上第三支烟,两个酒鬼勾肩搭背的过来了。
翟弋没有穿大衣,就衬衣加西装,他好像不怕冷似的,刺骨的夜风撩起他的头发,路灯下的人那张脸简直风|骚又动人。
“哟,这有个小白脸儿。”酒鬼甲打着酒嗝,还能分辨美丑和男女,说明醉的不深。
“嗯,真白,比我家婆娘还白。”酒鬼乙口水都流出来了,酒壮怂人胆,换做白天或者完全清醒下,这两人绝对不敢这么调戏翟弋。
翟弋吸了一口烟,看也不看两酒鬼,声音比这夜晚的寒风还冷:“滚!”
酒鬼甲一愣,哈哈笑起来:“兄弟,他叫我们滚,你会……滚吗?”
酒鬼乙:“不,老……老子不会滚,但老子会滚……蛋!”
酒鬼甲:“小白脸也,也有蛋,你叫他滚一个。”
酒鬼乙:“不滚,老子要去摸他的蛋。”
翟弋一脚踩灭地上的烟头,眸中寒光一闪而过:“找死!”话落,一拳就砸了出去,酒鬼乙的手还没来得及伸过来,脑袋就被一拳砸歪了,人一个踉跄跌了出去。
酒鬼甲甩了甩脑袋,酒醒了一半:“操,你敢打我兄弟?”
翟弋看也不看,飞起一脚,酒鬼甲也飞了出去。
别看翟弋一身风流倜傥好似弱不禁风,怎么说也是翟老爷子的种,那股子里流淌的血就带着暴|因子。
两酒鬼估计也不是好东西,打不可能白挨,爬起来就一起冲了上去,翟弋正好一肚子郁闷憋了几天,三人就在路边上打起来。
正打得爽,一只大手擒住了翟弋的手腕:“住手,你想弄出人命吗?”
“滚开!”翟弋打红了眼,根本就没听出是齐少杰的声音,两个倒霉的酒鬼被他按在冻僵的马路上揍得嗷嗷直叫唤。
齐少杰一把抱住他,只觉怀里的人浑身冰凉,就算打了一架也没把这身体打热,可见他吹了多久的冷风。
“四儿,别打了。”
翟弋停手了,回头看了眼齐少杰,呼出的白雾都是冷的。
两个酒鬼不敢逗留,骂骂咧咧的溜了。
齐少杰摸了摸翟弋的脸,触手一片冰凉,忙道:“你先上我的车,我叫人来拖车。”
他刚掏出手机,翟弋突然扑上来,把他压在车上就狠狠地吻上去:“齐少杰,你该死!”
齐少杰一愣,手机掉了都不知道,他立刻抱紧翟弋,火热的舌头探进翟弋的嘴里,似乎要把四儿身上的寒气驱走一般,疯狂的舔舐,深深的热吻。
正吻得热火朝天,一道煞风景的声音不咸不淡的响起:“齐总,我们四少要感冒了。”
翟成一脸平静的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人,等齐少杰松开了翟弋,他赶紧把一件大衣披到了翟弋身上。
翟弋的衬衣已经被解开了三颗扣子,看着那大开的胸膛就冷。
齐少杰觉得他一定是疯了,却只能冷冷的看了翟成一眼。
翟弋却觉得挺好笑的,他也笑了,笑得张狂又得意,不知道是在笑齐少杰的情不自禁还是在笑他自己的“身不由己”,反正见了齐少杰,他下意识的行为就是扑上去,被这个男人上,贱成了习惯。

  ☆、第062章 委屈

文景对陈诉屋里的顾初南实在太好奇了,第二天顺了赵飞的车,带着一脸“我只是来做饭”的表情进了陈诉的门。
陈诉笑盈盈的,镜片后的眼睛似乎能洞穿人的心思,文景假装傻:“南哥的感冒好了吗?胃口有没有好一点?”
陈诉看了看文景身后:“牧没有陪你来?”
“他上班。”文景心思全在顾初南身上,没有注意到陈诉这话问的很奇怪,还顺嘴抱怨了一句:“他最近看我看得严呢,我来这没告诉他。”
“他是担心你。”
文景换了鞋子,迫不及待往里走:“陈校长,咱们中午吃火锅吧,今天特冷,吃点辣的,南哥能行吗?我可以弄个鸳鸯的,啊,我好想吃辣的,涛涛不吃辣,害我也吃不了。”
“你喜欢吃辣?”
“嗯,无辣不欢!”
“我家没有锅。”
“我买了,等会就送来。”
陈诉笑笑,看着文景提着一大袋子食物去了厨房很快又出来,眼神示意顾初南的房间,问陈诉:“在睡觉?”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你这样让我感觉我好像干了什么不好的事。”陈诉说。
“呵呵,没有,我就是来跟你们一起吃饭。”
陈诉这才道:“他已经走了,那天就是偶然遇到的,当时他的情况有点糟糕,我就把他带了回来。”
“哦!”
“怎么?失望了?不打算陪我吃火锅了?”
文景赶紧摇头:“不是,我只是……那就咱们一起吃。”他可不敢跟陈诉说他以为顾初南是陈诉什么人呢,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没有八卦可以扒。
从陈诉那出来文景去了堕魂。
堕魂这会儿没啥人,放着舒缓的音乐,跟晚上的狂热喧嚣简直是两个世界,卡座上散落的坐着喝酒聊天的情侣或者疑似情侣的男男
文景买了一杯酒,顺便打听顾初南,这才知道顾初南早就没在这里干了。
陈诉为什么会认识顾初南呢?既然陈诉认识,秦牧会不会也认识?
本来一个人认识什么人不值得大惊小怪的,但是这个人是陈诉,陈诉那样的人把一个在gay吧工作的调酒师往家里带,这让文景不得不好奇。
可惜打听了一圈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打听出来。
文景晃荡到半下午,秦牧的电话又追过来了,戴上耳机,接了电话,那人奇异的居然没有发飙。
“在哪呢?”
“东大街呢,准备给涛涛买点素描纸,有事?”
“为什么不带人,你当我的话耳边风?”
文景想了想,老实答道:“我在琢磨一些事,不好让别人知道。”
秦牧顿了三秒:“什么事?顾初南?”
文景一愣:“你知道?”
某人嘚瑟极了:“我跟我小舅无话不谈。”
“得,看来是我白操心。”
秦牧酸溜溜的:“确实是白操心,你操心我就够了,别人轮不到你不操心,尤其是男人。”
文景……“那人是你舅,是我恩人,你那心思能不能阳光一点?”
“我舅就是不行!”
陈诉不仅是男人,还是一个相当成熟迷人的男人,尤其是他还是文景的恩人,秦牧每次听文景陈校长陈校长的,就没说过陈诉一点点不好,一副崇拜的模样,身为文景的男人,这醋不能不吃,哪怕对象是自己小舅。
文景故意气他:“我中午还跟你小舅一起吃火锅了,我们一起做的。”
“什么?”秦牧的声音充满惊讶。
文景还以为把秦牧刺激到了,安抚道:“秦总别伤心,改天我陪你吃啊。”
秦牧恶狠狠的“哼”了一声,挂了电话,文景也不在意,感觉这么跟秦牧吵吵闹闹的,挺不错。
在商场外面找停车位的时候,文景看到了翟弋。
翟弋蔫耷耷的坐在一家咖啡馆里,对面一个打扮的雍容华贵的女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翟弋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文景认出来了,那个女人是齐少杰他妈,以前在齐少杰的和翟弋的订婚典礼上见过。
等齐少杰的妈走了,文景走了过去,翟弋看样子很不好,脸色苍白,那头平常总是活泼乱跳的头发这会儿都蔫耷耷的。
“四哥,你生病了?”文景过去在他头上摸了摸,没有发烧。
翟弋示意文景坐,连话都不想说。文景还记得第一次看见翟弋两人的车差点撞上,那时的翟弋简直就像一颗耀眼的星星,走到哪都光彩夺目,让文景有一阵特别羡慕嫉妒恨。
再看看眼前的翟弋,哪里还是风光无限的四少?
“她跟你说什么了?齐少杰知道她找你吗?”不用猜,齐少杰的妈妈找翟弋能有什么好事?
翟弋勾了勾唇,笑出一副倒霉相:“没什么,就请我喝喝咖啡。”
文景就淡淡的看着他不说话,摆明不信。
翟弋是个脸皮厚的,人家不说就是不说,靠在那里就跟身上没有骨头一样。
文景只得祭出杀手锏:“你不说?那我去问齐总。”
“我怕了你了。”嘴上说着怕,翟弋还是不慌不忙的,嘴角浮上一抹自嘲:“我追了齐少杰这么多年,一直以为他父母能够接受,其实我错了,他们一直在忍我,不,应该说他们怕我,怕姓翟的,你能理解吗?”
文景点点头,翟家,估计c市的人都怕,特别事跟翟家牵连甚深的这些豪门世家,如果翟家出点什么事,倒霉的其实不止翟家,这也是秦牧和齐少杰跟翟家交好的原因之一。
尤其是翟老爷子,那就是一颗□□,果然,翟弋接着道:“她说不希望齐少杰成为下一个陈可依,景儿,我家老头年轻的时候虽然混蛋,但是他老了,他老了一点都不混蛋。你也见过的,我虽然烦他,但是他是我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人,不管他以前多么人神共愤恶贯满盈,他是我爸,有些人靠着他吃饭,却又在背后防着他,怕他,生怕他给他们带来灾难,你说我能忍吗?如果她不是齐少杰的妈,我真想抽她。”
文景张了张嘴,总算是明白翟弋这段时间跟齐少杰越走越远的结在哪了。
“四哥,齐总肯定不会这么想的,你应该相信他。”
翟弋摇头:“不,我现在没办法相信他,他难道不知道他爸妈怎么想的吗?那个该死的,一辈子都学不会坦诚,我相信他有什么用?就像我今天在这里面对他妈,你觉得他会想不到?你知道我的脾气,我所有的耐性都在他身上用光了,随便了。”
文景叹口气:“别随便了,走,去医院。”
翟弋立刻摇头,摇得卷发乱飞:“打死也不去,医院那味道,没病都得熏出病来。”
“那我送你回去。”
翟弋眨眨眼:“我要去你家。”
文景没办法,拖着一个病患火速逛了商场,买了涛涛的素描纸,买了一大堆翟弋想吃的菜。
“小萌物,你简直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牧栽你手里不冤枉。”
文景斜他一眼:“你头不疼了?”
“看见你早不疼了。”说着头往文景肩上一搭,蹭啊蹭:“今天的事儿你别跟牧说,也别跟齐少杰说,啊,乖!”
文景手里提着东西,两人颜值都高,翟弋这么腻腻歪歪的蹭文景,一路招惹了不知多少乱七八糟的目光,偏偏他大少爷一向是聚光点,对这些视线都习惯了,还好文景也不是扭捏的人,只是这么大庭广众的拉拉扯扯,引起小朋友的十万个为什么多不好。
“你站直了,我说四少,求你行行好好,咱好好走路行吗?”
“那你保证不出卖我。”
“保证!”
翟弋这才良心发现的从文景手里接过涛涛的素描纸,边随口道:“你真别告诉牧,他最近烦着呢!”
文景不以为意:“他很忙吗?没听他说啊!”
翟弋看了文景一眼,眼睛转了转:“小萌物,如果有一个看上去比牧更好,更爱你,更出色的男人出现,要你跟他走,你会离开牧吗?”
文景只觉翟弋这话好笑:“你说的好像我跟秦牧已经领证儿拜过天地一样,什么离开他,我跟他在一起了吗?”
尼玛,你们没事就睡一起,这还不叫在一起?翟弋撇撇嘴:“这话你敢在牧面前说,他保证立刻带着你飞美国领证。”
文景……想想那个画面,像那人会干的事,只是,心跳加速算几个意思?
把东西都放进车里,翟弋突然凑到文景面前,捏住文景的脸,笑道:“给哥哥说说,你脸红什么?”
“我冷,冻的!”文景一把拍开翟弋的手:“上车!”
翟弋耸耸肩,嘴硬!
翟弋知道自己现在是个行走的病毒体,本来不应该去文景家的,但是去别的地方肯定会被齐少杰找到,去秦牧那边又没人,也就剩文景这里了,就算齐少杰来了他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所以,四少自觉戴上口罩,到了文景家就乖乖上楼洗澡钻被窝,等文景给他喂药喂水,他也不乱跑,更不敢骚扰涛涛,文景把家里里里外外喷上消毒喷雾,也不准备去店里了,打算守着一大一小。
吃过晚饭,文景正陪涛涛下棋,该来的人来了,齐少杰和翟成,两人约好了似的,不知怎么的在院子里打了一架才进来。
翟成估计没有还手,嘴角都破了,齐少杰的表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冷,不过没受伤。
文景把两人让进屋,瞅了瞅齐少杰:“四哥吃了药已经睡了,你们最好不要打扰他。”
翟成立刻道:“给文少添麻烦了。”
文景把医药箱拿出来,翻出双氧水和棉签,翟成木着一张苦脸:“不用了,我这就回去,请文少转告四少,公司一切都好,我走了。”
文景挑眉,这男人不错。
齐少杰一声不吭的坐那,文景猜测这人肯定也不好受,他不是那种摆不平事的人,跟翟弋的关系却搞成这样,叫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涛涛气呼呼的走到齐少杰面前,很不客气的道:“你打人家,但是人家没有还手,输的人是你。”
齐少杰先是没反应,文景收好医药箱时那人突然一把抱住涛涛,在涛涛头上摸了一把,神情有点激动的对涛涛说了句“谢谢”,然后也走了。
涛涛朝文景翻个白眼,那意思--都搞什么啊?莫名其妙。
文景则心想,看不出这小子还能点化齐少杰。
秦牧这晚有应酬,十点多才回来,本来文景要问问顾初南的,结果被这人压在床上撩拨一气,最后滚完床单把这事儿忘了,早上文景醒来那人又没见了踪影。
秦牧最近好像有点忙,翟弋仍旧是睡,齐少杰和翟成都没来打扰翟弋,赵飞和罗伟也不见踪影,文景感觉怪怪的,却说不出来哪里怪。
。。。
医院。
该换药了,赵飞也懒得叫护士,自己动手利索的换了药瓶,不过输液而已,小事儿。不过,输液的不是他。
陈诉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扎着针,点滴架上挂了四瓶药,刚输了两瓶。
“校长大人,你可真能作啊,我们老板都惊呆了。”
陈诉瞟了赵飞一眼,后者贼眉鼠眼的,一脸的欠扁,陈诉收了手机看着他:“你想说什么?”他那声音低哑的不像话,仿佛好不容易才打开声带,那几个字费尽千辛万苦才从红肿的喉咙挤出来,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干净华丽。
“没什么,嘿嘿!”赵飞扯了椅子过来坐在陈诉床边,说着没什么却又嘴贱的道:“文少的火锅很好吃吧?”
陈诉懒得理他,赶人:“我这里不需要人,你忙去吧!”
“那怎么行呢?文少今天在家照顾文少和涛涛,应该不会出门,你放心。”
陈诉见赵飞这话里有话的,索性摊开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赵飞摸着下巴:“校长大人,你真的没有对谁动过心?还是,你不懂什么叫动心?”
陈诉……镜片后的眸子笑盈盈的看着赵飞,好像一点都不介意这个家伙扒拉他的*。
c市谁不知道陈诉是独身主义者,赵飞这货明显是意有所指呢。
“我就是很好奇啊,你明明知道自己不能吃辣,是什么促使你居然陪文少吃了一顿红彤彤的火锅呢?”赵飞从桌上抽过一本杂志,卷吧卷吧凑到陈诉嘴边:“说说呗!”
这也就只差说自己对文景有想法了,陈诉好笑的想,于是干脆模棱两可的道:“从小景身上,我能找到一种家的感觉。”
赵飞果然凌乱了。
陈诉眼眸里滑过一抹笑意,掀开被子下床。
赵飞一个机灵:“你干什么去?”
陈诉脸色变了变,哑着嗓子道:“上洗手间。”
“哟,校长大人输液走肾啊。”说着赶紧从点滴架上取下药瓶,殷勤的道:“我给你举着。”
陈诉很想说他自己推着点滴架就可以,不过看赵飞的表情就知道这货明显是等着看他的笑话,干脆就顺了他的意,神态自若的去了洗手间。
校长大人就是校长大人,上厕所都是那么的春风化雨温文儒雅。
赵飞眼睛不眨的盯着陈诉的手,嘴里叫着:“小心针。”
等陈诉尿完了,某人又啧啧道:“量真多。”
陈诉见他还盯着自己那里,不咸不淡的问:“好看么?”
“还行吧,尺寸可观!”赵飞嘴又贱了:“校长大人,真是委屈你家兄弟了,老右手怎么够啊,太惨无人道了。”
陈诉盯着赵飞笑了笑,直接无视了。赵飞摸摸鼻子,摇头,陈校长真没劲。

  ☆、第063章 解围

文景听说陈诉嗓子发炎连声音都哑了,内疚的不行,秦牧冷冷的看他了一眼,搞得他很是莫名其妙。
“不行,我看看陈校长去。”一把薅住涛涛的领子:“你去不去?”
涛涛就看秦牧,秦总心情似乎很不好,这小子比他哥识时务,不敢作死,尽管他也很想去看陈诉。
秦牧脱了西装,直接上楼,边下命令:“晚上我在家吃饭,九点约了人喝酒,晚饭早点做。”
文景……这混蛋真把自己当做这屋里的主人了?
涛涛扯扯他哥,摇摇头,那意思--你还是乖乖做饭去吧,秦总可不是在开玩笑。
“臭小子,吃里扒外。”文景气得蛋疼,义正言辞的教训他弟:“你给我说说,这房子姓文呢还是姓秦?”
“姓文。”涛涛在心里加了一句,迟早姓秦,连你都姓秦。
文景轻轻在涛涛脸上摸了一把:“你还知道姓文啊,我看你早就变成姓秦的小狗腿了,都是赵飞带坏的。”
涛涛……
文景想起就是气:“他自己家保姆一大群,非要挤在咱们这小屋里奴役你哥,小子,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弟。”
涛涛板着小脸:“你还是乖乖去做饭吧,别说没用的。”
“嘿,你个小混蛋。”文景想收拾涛涛,没舍得,想到陈诉因为跟自己吃火锅遭了罪,就越想越觉得秦牧小肚鸡肠。
文景气呼呼的上楼,秦牧正换衣服,那人光着上身,下面是一条家居裤,松松垮垮的挂在髋骨上,两条人鱼线斜斜收进裤子里,平坦紧实的小腹,健美的腹肌,泛着健康光泽的一看就相当结实宽阔的胸膛……文景吞吞口水,这人的身体也不是第一次看了,怎么越看越觉得好看呢?那种怦然心动的操蛋感又来了。
色令智昏的文少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秦牧一件毛衣捋了半天也没往头上套的意思,始终没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反正不看白不看,看了也白看,文景干脆双手插裤兜,就靠在门框上看那人换衣服。
秦牧眼角挑了挑,衣服到底没穿上,晾着一身漂亮的肌肉走到文景面前,眼眸深邃得跟井一样:“好看吗?”
“好看!”文景不光动眼,干脆动手,食指顺着秦牧胸膛中的沟壑一路滑下去,一路滑到肚脐眼的位置,赤果果的挑|逗,接着,他听见男人的喉咙咕噜了一声,成功挑起了对方的欲|望。
秦牧一把搂过文景的腰,吻上对方的耳垂,喘着粗气说:“给我来这招没用,就算我把你办了,你也不许去看小舅,干也白干。”
“你……”
秦牧的大手钻进文景的衣服,一路煽风点火:“现在说不已经晚了,你知道我粘你就硬的。”
文景……这混蛋敢不敢再无耻一点?
“放开,涛涛还在呢!”
“我说了已经迟了,景儿,是你主动招惹我的。”
文景气得脸都红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给我放开。”
“你不用认错,咱们将错就错。”
“滚!”
“做完就滚!”
文景狠狠在男人腰上拧了一把,可惜就跟蚍蜉撼树一样,秦牧连感觉都没有,反而吻得更深了。
完蛋,又惹火烧身了。
两人在门口扭成一团,有人在旁边看戏。
秦牧探进文景裤子里的手心不甘情不愿的拿出来,两人差点擦枪走火。
“真是的,办事儿记得关门啊。”翟弋懒洋洋的靠在墙上,满眼的戏谑:“你们这样会教坏小朋友的,我对涛涛的性取向表示担心极了,你们怎么当哥的?”
文景特想给秦牧一拳,偏偏人家脸不红气不喘的,放开文景后过去捡起毛衣,正儿八经的换衣服。
文景朝翟弋凶狠的竖起中指,这些混蛋,一个二个跑到自己家里来作威作福,他这是造了什么孽?
吃了晚饭,秦牧去赴约,文景知道赵飞被派去伺候陈校长了,就没有闹着要去看陈诉,干脆跟翟弋去了店里,大辉晚上在家,所以也不担心涛涛,那两都是漫画迷,凑在一起谁也不孤单。
秦牧叫人又从车库里给文景开来一辆车,是一辆比较低调的商务车,里面空间挺大,文景很满意,开起来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小萌物,我哥不是让你搬过去吗,你们搬过去确实要方便一点,牧也不用两边跑。”
文景笑了笑,没说话。
翟弋耸耸肩:“随你!”
文景看了看翟弋:“秦牧跟你说了什么?别以为我没发现你们两背着我交头接耳的,居然劳驾四少当我的保镖,不要告诉我你是无聊跟着我出来凑趣的。”
“我真的只是无聊啊。”翟弋望着车窗外,嘴角含笑,文景没想到他居然也可以笑的这么含蓄。
翟弋应该是张扬的,是任性的,文景觉得不管翟弋做什么出格的事他都不会奇怪,却忍受不了翟弋的消沉。
追逐一个人的脚步整整十多年,文景没来由的觉得心疼。翟弋拥有一切,却拥有不了一个齐少杰,上天的公平总是残忍的。
“四个,你认识顾初南吗?”
“顾初南?”翟弋愣了愣:“有点耳熟。”
文景面上不动声色:“他是一个调酒师,长的挺帅的,个子很高,很瘦。”
翟弋眼睛一亮:“调酒师……”
“怎么,你认识?”文景语气淡淡的,好似浑不在意。
可翟弋却立刻闭了嘴:“不认识,没印象。”
文景撇撇嘴,心说,你们就给我装吧!
翟弋到了店里就直接躲进文景的办公室,躺沙发上就不动了,这货能坐着就不会站着,能躺着就不会坐着,给他一个靠枕立刻就摆出一副贵妃醉酒的姿态。
临近年关,店里的生意挺好的,文景被经理拉着报告店里的情况,两人正开会,三楼VIp包厢的领班急匆匆的过来:“文少,303有人闹事,小罗被开瓢了,我们……”
话没说完,文景就冲了出去,经理给领班使了个眼色:“跟上去看着,文少解决不了赶紧找四少。”
不是经理看不起文景,实在是怕文景在店里出事。如果说翟弋以前开这店是为了他们这一伙有个喝酒的地方,那么秦牧给文景盘下这店纯粹就是玩了,虽然文景一直想着把店好好开着,经理却看的清楚,店可以被砸,文景不能掉半根头发。
文景过去的时候303还在闹,保安把看热闹的疏散,文景在门口就听见一个腌臜的声音下流的咋呼:“老子不就看上这小子的屁股吗?多少钱,开个价。”
那跪在地上一脸血一身酒的小罗早吓得不行了,q有秦牧和翟弋他们罩着,进出这里的都是c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时根本就没有人来闹事,今天这种流血事件还是头一遭,小罗看上去刚成年,这会儿吓得哭都不敢哭了。
他妈哪跑来的暴发户?文景这人虽然喜欢耍个手段,但是绝对护短,看见小罗那稚嫩的恐惧,他就不由想起了五年前的自己。
文景上去把小罗拉起来,看也不看包厢里的一干男女。
刚才满嘴喷粪的胖子看见文景的那一刹那眼睛都瞪圆了,嘴巴张得老大,忘了闭上,其他得男女似乎也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一个漂亮的小白脸,纷纷不怀好意的撺掇那胖子上。
文景好似没有听见那些污言秽语一般,从兜里掏出湿巾,仔细的给小罗擦脸:“别怕,有我在。”
把小罗的脸擦干净了,等他身子不抖了,又温柔的道:“等会就去医院看看,算工伤,允许你带薪休假,直到能上班。”
小罗咬唇重重的点头:“谢谢文少!”眼中的信任和感激不言而喻。
文景叫人把小罗扶出去,这才转向那胖子,眼神冰冷。
“哟哟,文少……”胖子搓搓手:“爷马鹏,第一次来c市,不错不错,你是这儿的老板?”
文景勾勾唇,那要笑不笑的模样立刻闪瞎马鹏的狗眼。
“牲口不在棚子里拴着,跑出来丢人现眼。”不等马棚反应过来,文景过去端起一杯酒,直接浇在了马棚头上。那马棚短粗短粗的,还没文景高。
被浇了一头酒,马鹏终于回过味来,文景这是在骂他呢,并且是当着他一干兄弟的面,这脸丢大了。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文景淡淡的一挑眉:“你不是姓马么?”意思是他不姓李。
有人叫嚣起来:“鹏哥,这小子一看就是兔儿爷,极品啊,给你暖床正合适,哥几个给你撑着。”
“不就一个小老板吗,你看上他是给他面子,不虚。”
“对对,你再砸给他几家店,看他从不从?”
马鹏挺了挺胸膛:“文少,开个价呗,刚才发生的一切爷可以当没发生过。”
文景眨眨眼:“你想买我?”
“对,开个价!”
“我很贵的,恐怕你买不起。”
马鹏见他一张精致的小脸随着他说话神气活现的,活像混惯了某些场合,本应该是满身铜臭却并不让人觉得厌恶,反而被撩拨的满心痒痒,恨不能把他压在身下狠狠的折腾。
“爷愿意为了文少一掷万金。”
文景眼睛一眯:“行啊,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别说一个,十个我都答应。”
“好!”文景收起了笑容,突然冷声:“那你就先让我在你头上开一个口子再谈其他吧!”
“你……”马鹏到这时才发现被耍了,那叫一个气,一张喝的红彤彤的胖脸都气白了:“小子,你给脸不要脸。”
文景抓起手边的酒瓶子,与此同时,马棚眼眸一缩,这货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捏了一个瓶子,比文景快一步砸了出来。
文景心一下一惊,这种打架斗殴他原本不屑干的,也没想到这一身肥肉的马鹏居然是个狠手,如果这一瓶子落在头上,轻则跟小罗一样头破血流,重则脑震荡。
失策了,这个混蛋既然开了小罗的脑袋都还叫着要人,估计是个变|态!
随着人群的惊呼,头上的酒瓶子并没有落下来,马鹏一脸惊愕的看着文景身后的人。
“沈总?”马鹏惊讶之后又笑起来:“没想到在这里遇见沈总,真巧啊。”
文景只觉自己仿佛被人抱在怀里,身后的气息很好闻,却相当陌生。转头,正是沈轩。
沈轩放开马鹏,笑了笑:“马大少,几月不见,你可是越来越威风了。”
马鹏似乎对沈轩有点忌惮,不过也可以看出来,他没有把沈轩放在眼里,哼了一声:“沈总说笑了,既然咱们在c市遇上了,不如我请你喝一杯,这个……”
“文景是我朋友,我想大家只是误会,你说呢,马大少?”沈轩打断他的话,毫不客气。
马鹏脸色变了变,不甘心的看了文景一眼,碍于沈轩,只能放过眼前的美味:“算了,我马鹏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既然是沈总的朋友,我就卖你个面子。”
文景心中却擂起了鼓,沈轩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啊,对了,难道是从交警那知道的?文景记得他留给沈轩手下的只有电话号码,没有名字,并且上次喝茶,他也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
“沈先生……”文景微微抬头,沈轩垂下眸子,包厢的灯光有点暗,文景只觉这人有一双不输秦牧的深邃眼眸,黑得仿佛看不见底的深渊,文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不是害怕,只是不喜欢这人的俯视,“按理说这个时候我应该识时务一点,把今天这一篇就此翻过去,马大少喝马大少的酒,我就算是吃了亏也应该卖沈先生一个面子息事宁人,不过呢……”
沈轩眼睛亮了亮,勾唇:“那你想怎么样?”语气中竟然有着显而易见的纵容。
文景愣了愣才转向马鹏,神情倨傲,他才不管这马鹏还是牛棚的家伙是哪的神,在这里,他敢伤人,就该付出代价。
“简单。”文景沉声道:“要么马大少吃我一瓶子,要么向我和我的店员赔礼道歉,我这里是做正经生意的,违法乱纪的事儿可不干。”
马鹏果然怒了,不过不等他开口,只听沈轩煞有介事的“嗯”了一声:“文景说的对,马大少,是你伤人在前,这样吧,两位都给我个面子,马大少赔了伤员的医药费误工费等,文景也不再追究,这样解决可以吗?”
沈轩说话的时候语速不快,不管是明里暗里的打压马鹏,他的态度都是润物无声和风细雨,让人听着只有一个感觉,顺耳。
当然,马鹏是不是也觉得顺耳就不得而知了。
“沈总……”马鹏似有不甘。
沈轩看着马鹏,淡淡的道:“大少,此事到此为止吧,大家都是有脸面的人。”
马鹏那些狗腿子立刻附和,有那识趣的干脆掏出一把红票子塞给文景,算是给了马鹏台阶下。
文景把钱一张一张弄整齐,那姿态之得意,神情之欠扁,看得马鹏目眦欲裂。
足足一分钟,文景才把钱整理好,交给一旁的领班,吩咐道:“给小罗送去。”
文景不再看马鹏一伙,转头又对沈轩道:“多谢沈先生解围,今天的酒我请了,不知沈先生赏不赏脸呢?”
沈轩的表情写满愉快:“求之不得。”
翟弋眼瞅着文景跟沈轩进了一件包厢,漂亮的眼睛眯了眯,整个人都绷了起来,好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也不打电话了,直接给秦牧发了微信:跟你预料的没差,你自己看着办!

  ☆、第064章 不服

剩余小说内容对VIP用户免费开放!

此隐藏内容仅限VIP查看升级VIP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