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同人] [小说] 情陷豪门的男人-共计92章 完结(76-92章)

[BL同人] [小说] 情陷豪门的男人-共计92章 完结(76-92章)

资源类型:小说
资源大小:161KB
写真页数:
视频时长:
零售编码:
下载软件:

  ☆、第076章 借条

文景洗完澡出来,楼下刚好传来关门的声音。
走了?
文景走到窗前,果然不一会儿,就见一熟悉的影子朝停车位那边走去。拿来手机,文景给秦牧发了条微信:开车注意安全。
想了想,又发了一条:到家说一声。
很快,秦牧回了一个字:好!
文景笑了笑,擦干头发,拿起床头上一本关于营销方面的书看起来。
第二天,段昊继续出门寻找文林,文景则带着涛涛去了学校。
涛涛现在不住校,一是因为离家近,还有就是学校毕竟是集体生活,环境再好,老师再负责,文景还是不放心,他在家附近开酒吧就是这个原因,涛涛手术后的三年一样关键。
这一次去是跟陈诉谈涛涛跳级的事,陈诉完全同意,还拿出了涛涛做的三年级的摸底试卷,难度就跟三年级上学期的期末差不多,涛涛全部九十五分以上,英语满分,就连选修的法语都九十多分。
涛涛的外语成绩好完全归功于雷泽和海伦,不管怎么样,这个成绩的确可以跳级。
涛涛被他的新班主任领去了教室。
“文涛这孩子跟一般的孩子不一样,小景,我有一个想法,我想好好培养涛涛。”陈诉眼中有一股子热切,看得出来,他很激动。
文景原本也激动,但想到秦牧昨天跟他说的,并且涛涛大病初愈,他也不想给他增加压力,所以,对于陈诉的提议文景很犹豫。
“陈校长,真的非常感谢你,这么说吧,我确实很希望他成材,不过比起他的身体他的意愿,别的东西我不在乎。并且涛涛有他自己的主意,那小子很听我的话,如果我说要他怎么做他肯定会照我的话去做。但是,我不想也不能这么做。他是我弟,不管他是天才还是蠢材,他都是我弟。这个事儿你不用争取我的意见,你可以去跟他谈,你知道我是弟控,哈哈,我听涛涛的,并且我相信他做的决定比我的靠谱。”
陈诉忍不住笑道:“你可真是最开明的家长。”
“其实你可以说我是最省心的家长。”
这事儿陈诉最后表示他会跟文涛谈,完全尊重涛涛的意愿。
“对了,你说的那家店我找人问过了。”
“这么快,太感谢你了。”
陈诉递给文景一张名片:“这是我朋友的电话,他跟那家店的老板挺熟,我了解了一下,那店没问题,店面是人家自己的,转让金也还合理,据说他们他一家要去外地,本来是想把店面卖了的,不过那个地段位置好,很多人都嫌贵,一时半会儿也卖不出去。你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这个朋友。”
在陈诉和他朋友的周旋下,文景很快就把店定了下来,不是转租,直接买了,因为陈诉说这边的店铺升值的空间很大。
因为对方着急离开,所以过户的手续办的很顺利。只是由于交易的时候陈诉在场,文景不好提去银行办理分期付款的事,就全款付清了。
店面面积比较大,上下两层,买完店面,文景手里的钱就所剩无几,后面还要装修,开业,文景把所有的钱算了一下,不够,这下他是真的没钱了。
正琢磨着找谁周转一下,一张银|行卡递到他眼前。
“哎哟,我还差点忘了,咱们家还有个小地主。”文景一把抓过涛涛使劲揉了揉:“你这卡里有多少?”
“不知道!”涛涛特别总裁:“给你用你就用!”
“臭小子,跟谁学的?”这卡是涛涛出生时文向东给涛涛办的,密码就是涛涛的生日,他们兄弟两都有这种卡,专门存私房钱的,文景的早就用光了,涛涛的一直没动。
当年那么困难的时候文景都没舍得动涛涛的卡,里面有一部分是他们爸妈存的,后来文景每年也会在过年和涛涛生日的时候存一些,里面具体有多少钱,文景也不知道。
见文景拿着卡转过来转过去的,涛涛绷着脸:“你不用吗?”
“你放心吧,你哥还没到山穷水尽呢。”
涛涛斜了他一眼:“你准备找四哥借钱,还是陈校长?”
文景一愣,他刚才确实在琢磨找人借钱的事,不过,他想找的不是翟弋和陈诉。
“我找秦牧!”文景摸了摸涛涛的脸,见这小子眼睛都弯了,不由气乐了:“你是故意来套我话的吧?臭小子,整天就知道坑你哥。”
涛涛抬抬下巴:“我只是想提醒你,这个时候你找别人不找那人,哼哼,倒霉的肯定是你。”
文景……这一大一小是吃定自己了么?
不就借钱吗,本来就想找秦牧的。
至于装修什么的,陈诉那边介绍了一个挺有名的装修公司,文景预约了设计师,过几天就去谈。
他现在忙着新店,整天奔波,虽然辛苦,不过真的很充实,那种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感觉让人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就连主动约秦牧吃饭都充满了期待。
电话过去的时候这一次秦牧没有开会,不过正在办公室训人,一个项目经理在秦牧的逼视下恨不能找个墙缝遁了。
手机响了,秦牧看也没看,接了就低沉冷酷的“喂”了一声,文景就这样被他吓坏了?
当然不是,文景早就习惯这人的喜怒无常,加上他这会儿特别理直气壮,对,人家借钱就是理直气壮。
不是要秦牧“给”,不是那啥交易,是借,有借有还的借,从秦牧那借。
没见过借钱都能这么开心的,似乎一直期待跟秦牧借钱一样。
“是我,文景,中午想请你吃饭,有空吗?”
秦牧一愣,刚才还暴怒的脸因为从天而降的惊喜差点扭曲,于是几个倒霉鬼见证了他们老大堪比川剧变脸的奇迹。
只见秦牧侧身,声音虽然依旧低沉,却比刚才柔和了n倍。
“有空,在哪你说,我去接你。”
文景:“不用,我现在就在你公司附近,等你下班……”
秦牧:“我已经下班了,马上下来。”
众人偷偷看了看手表,明明离下班还有二十七分三十八秒……
秦牧取了外套,一边接电话一边出了办公室,挨训挨到一半的几人纷纷松了口气,这是哪路神仙的救命之恩,定当衔环相报。
文景就在秦牧公司对面的星巴克,刚过马路就见秦牧出了秦氏的大门。文景看看时间,这个点儿,怎么都不像下班的点儿。
“听说这附近有家韩式烤肉店不错,咱们去吃烤肉吧,我帮你烤。”文景特别自然的坐进副驾,“你知道位置吗?”
秦牧勾了勾唇:“知道!”
这家烤肉店秦牧来过几次,都是公司聚餐,心情好了带着漂亮的女秘书过来吃吃喝喝,不过他每次都是半途溜号,没吃过。
文景本来想选一个靠窗的位置,但想到秦牧的身份,只得去了包厢。
点菜的时候,服务员本来是要把菜单交给秦牧的,秦牧指了指文景,文景接过餐单也没说话,刷刷勾了一气。
结果上完菜,多半是秦牧喜欢吃的,某人完全被取悦了。
“我现在资金有点困难,找你借点钱。”文景一边烤肉一边看着秦牧,双眼亮晶晶的,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秦牧是还钱而不是这人在问他借钱。
“要多少?”
“部分装修加进货,三十万吧!”
“好!”
文景扬眉:“就知道你会答应。”
秦牧忍不住乐了:“借钱很好玩吗?”
“跟你借钱好玩!”文景突然想到什么,从包里掏出本子和笔:“啊对了,我还要给你打个借条,那个,秦总,咱们都这么熟了,利息就别算了可以么?”
“可以!”秦牧陪着他闹!
“我还没借过钱呢!”文景一边说,很快就打好了一张借条,签好字,撕下来给了秦牧。
只见第一行中间写着“借条”两字,下面是一句话,“今向秦牧借钱20万,新店盈利就还。”下面是文景的签名和日子。
“哈哈哈!”秦牧实在忍不住笑起来,他还没像这么肆意的笑过,笑起来就有点收不住,笑得浑身都在抖。
文景一边把肉翻面,一边莫名其妙:“有什么好笑的?你没见过借条吗?”
不过,这个男人笑起来真的是非常好看,脸部刚毅的线条都柔和了,那双眼睛里面仿佛装满了星星,他笑的声音不是那种夸张的大笑,声音从胸腔里发出来,让他整个人都变了一种气质,很迷人,文景形容不出的那种迷人,让他的心跳在秦牧那酣畅的笑声中漏了不止一拍。
“你到底在笑什么?”文景自己都没发现,他脸红了,把烤好的肉一股脑的夹给了秦牧。
秦牧终于收住笑,看着文景:“忍不住想亲你,怎么办?”
文景起身,抬起秦牧的下巴,在秦牧期待的视线中,凑上去狠狠吧唧了一口,“说,你在笑什么?”
秦牧忍住把人搂进怀里的冲动,指着借条道:“你这借条漏洞百出,这要是打给高利贷,你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真的假的?”文景纳闷:“借条不是这么写的?”
秦牧指着“20万”那里,“正规的借条,这里还应该加上大写,你说我如果在20后面再加一个0,你到哪说理去?”
文景一拍脑袋:“原来是这样啊!”
秦牧把借条收进皮夹子,大爷似的道:“所以说,不要轻易给别人打借条。”
文景扑上去抢:“不行,我重新写一个,这张你还我。”
秦牧把皮夹子塞回口袋,一把接住扑上来的文景,紧紧搂进怀里,邪笑:“投怀送抱,我喜欢。”说完低下头,擒住文景的唇。

  ☆、第077章 疼吗

秦牧当天就把钱打到了文景的卡上,这一次秦总居然很听话,说借30万就只打了30万,文景看着卡上的数字心花怒放。
接下来就是跟设计师确定了装修方案,文景亲力亲为,决定亲自跑建材市场选材料,只是他的车被段昊开走了,有点不方便。
现在已经三月中旬,他的计划是赶在五一开张,所以时间挺赶的。
装修方面文景是个外行,身边的人估计也没谁懂,他也不好老麻烦别人,只能自己一边摸索一边挨家挨家比较,忙得热火朝天。
这天他刚出门,就见小区外的路边停了一辆车,旁边站着一个人,沈轩。
一段时间没见,文景都快忘记这个人了,他说过不插手这人跟秦牧之间的事,所以啥都没问。
“沈先生,你……怎么在这?”
沈轩打开车门,笑着道:“你去哪,我送你。”
“不用,不用,我打车就行,你找我有事吗?”文景心里其实特别好奇这人到底要做什么,秦牧那边也没传出什么消息来,这两人刚开始的时候搞得人心惶惶,现在居然雨过天晴一般了,难道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文景搞不懂。
天气已经暖和了,文景换上了他喜欢的卫衣,背着一个背包,戴着鸭舌帽,看着就青春洋溢。他又爱笑,笑起来让人很难移开视线。
“我就是来看看你,本来一直想请你吃饭,怕你拒绝,还不如过来看看你。”
这话说的有够直接,文景假装没抓住重心:“我怎么会拒绝呢,只是我这段儿确实挺忙的,等忙完了我请你吃饭。”
“装修确实比较繁琐,需要我帮忙吗?我朋友有认识的建材商。”
文景赶紧道:“不用不用,我已经差不多搞定了。”
正客气着,一辆车嗞的一声停在了沈轩的车后面,赵飞探出头来,笑得见牙不见眼:“嗨,文少,好巧啊!”
文景……沈轩一出现你就出现,确实好巧啊!
沈轩有点失落的笑笑:“既然你有司机了,我也还有事,那我就先走了,下次再约。”
“好啊!”
上了赵飞的车,文景叹了一口气:“人家沈轩人挺好的,你们不用防贼似的防他。”
“是是,这不赶巧遇上了吗,谁防他啊!”赵飞睁眼说瞎话,心想,沈轩在你面前的表现能不好吗?这人衣冠楚楚的,内里是个什么怪物谁说得清?
反正赵飞觉得,能跟秦牧叫板的,那绝对是怪物级别的。
“文少,我今天连人带车都闲的,你去哪,一句话的事。”
“今天去订沙发桌椅橱柜等,正好你稍我,打车实在是太麻烦了。”文景说着白了赵飞一眼,他知道这些人就跟着他呢。
赵飞很无辜啊,“我们老板车库那么多车,就等着你临幸呢,你倒好,愣是不吭声。”
文景挑眉:“我乐意!”
“是是,你大少爷开心就好。”赵飞加了一句:“文少,说句不好听的,你离那沈轩真得远点,别的不说,我们老板肯定吃醋。”
“我做什么了?你没看是他自己找来的吗?”文景在手机上翻着图片,边道:“再说,沈轩也没对我做什么,我总不好见人不理吧?”
赵飞点头:“我也就一说,不过你放心,我叫人守着你呢,不会出事的。”
文景不由乐了:“沈轩又不是危险分子,该担心的人不是秦牧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就装!”赵飞说不过文景,决定回去打小报告。
沙发桌椅等文景按照设计师的要求先在网上选好了的,上午直接去了厂家订做,还有一个多月,时间来得及。
弄完这些就剩选购酒杯和进货,这个文景准备去问翟弋,他有直接供货的地方。
赵飞跟着跑了一上午,两人一起吃了午饭,下午三点,他们去机场接了一个人。
段昊说最近摸到一点文林的踪迹,文景就把文林他妈叫了过来。两人见面肯定没有话说,去酒店的路上,文景只说了一句:“带着你的儿子滚回去,如果你不想让他步文向南的后尘的话。”
那女人咬碎了一口牙,却也无话可说,该恨的人已经死了,面前的人已经不是那个她可以随意欺压辱骂的少年。
还没到酒店,文景接到了段昊的电话,急急丢下一个地址叫文景把人带过去就挂了电话。
“景苑?”赵飞双眼一瞪:“妈的,老板这会儿估计就在那边呢。”
文景一头雾水:“景苑是个什么地方,秦牧在那干什么?”
“是公司的新楼盘,老板自己取的名字,景苑,你那个景,昨天老板说今天中午去工地看看,不行,我给罗伟打个电话。”
文景……景苑,秦牧,你怎么想出来的?
打了电话,秦牧果然在那边,并且段昊已经跟他联系过了,秦牧这会儿正准备把自己当饵钓鱼呢。
尽管有警察和罗伟在,文景的心还是揪了起来,文林那个不要命的,如果要来个鱼死网破什么的,简直不敢想。
文林他妈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嘴唇哆嗦着:“我儿子会不会坐牢啊,文景,他是你弟弟,你也是文家的种,看在……”
文景冷声打断他:“那你最好保佑秦牧没事。”这个蠢女人,文景特别想给他两巴掌。
三人赶到现场,文林正跟秦牧他们对峙。
那小子这些天也不知道躲在哪,身上还穿着冬天的棉衣,已经看不出色了,手里举着一截钢筋,正对着秦牧,段昊和几个便衣警察团团围着,看样子是要上去擒获了。
“我的儿子!”女人疯了一般,恐怕她自己都没想到,平日里无心灌输的仇恨会毁灭一个人。
“你还不让他放下武器?”文景也着急,文林毕竟还不到十八岁,他不想文林跟他一样,过早的就开始对这个世界崩溃。
文林他妈终于回过神,嘶声力竭的喊:“儿子,把你手里的东西放下,跟妈回家。”
“跟你回去听你天天无休无止的咒骂吗?”文林瞪着眼睛,毕竟还小,他的手在抖,神经绷得相当紧,看见文景眼中划过一抹疯狂:“我不回去,我要跟他们同归于尽,我什么都没有了,我饶不了他们。”
文景一步一步走近,声音不轻不重的道:“你什么都没有?文林,至少你还有一个妈!”
文林他妈又开始哭,哭得肝肠寸断的。
段昊和秦牧知道文景的意思,他们都在等文林自己丢开钢管。
没有人再说话,就文林他妈一边哭一边求,在警察叔叔面前,文景最终妥协,钢管哐当一声落在他脚边,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文景朝秦牧看去,后者也正看着他,两人一起抬脚,朝着对方走过去。
对文林这件事,文景很感激秦牧,他什么都没说,秦牧却什么都明白。
“谢谢你!”文景也不在乎周围还有人,大胆的朝秦牧走过。
“要谢我……”
“小心!”
秦牧只看见文景突然冲过来抱住他,两人的身体猛地调转,接着身后传来文景一声闷哼。
“文少!”
“小景!”
“我的儿子!”
场面一度混乱,又很快平静下来,文林最终还是被警察叔叔控制住了,他恶狠狠的盯着文景:“我死也不要你帮。”
文景疼得脸都变形了,半边身子不能动,刚才文林的那一棍子打在他背上了,肯定伤了骨头,秦牧搂着他的腰,都不敢乱碰。
段昊气得想揍人:“该死的,这小子就欠揍,小景,你怎么样?”
“我没事!”文景看了看文林,骂人的心情完全没有了:“昊哥,你带他们走吧。”又对文林道:“文林,赶紧滚,滚得越远越好,从我爸妈去世得那一刻起,我们就不再是一家人了,你也别再提恨,你知道什么是恨吗?你不配!”
段昊看了看秦牧,一把拽过了文林:“也好,我马上就带他走,小景,我这就不跟你们说再见了,这事儿完了就来看你。”
秦牧眉峰一拧,特想一脚把段昊踢出外太空,不带回程票的那种。
赵飞把车开过来,秦牧扶着文景上了车,去医院。
“疼吗?”
“废话!”文景侧趴在秦牧身上,不是故意撒娇,实在是后背不能靠座椅,疼得他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谁让你逞强,如果钢管打在你头上怎么办?”秦牧想到文景奋不顾身的扑上来,又后怕又感动又生气。
文景嘶嘶直吸气,咬牙道:“救命之恩就不要你报了,你能不能闭嘴,我没劲了!”
秦牧……这小子是不是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

  ☆、第078章 喜欢

拍了片子,文景肩胛骨上缘部位有点骨裂,医生开了药,给他系了个三角巾把左手兜住不让乱动,连医院都不让住就给撵出来了。
秦牧见文景疼得脸都都变色了,还想让住院来着。
那脾气顶不好的骨科专家虎着脸说:“伤筋动骨的能不疼吗,你当被刀子划拉一下啊?回去养着吧,这么点伤就要住院,哪那么娇贵?”
文景赶紧把他家总裁大人拖走了。
“文少这独臂大侠肯定不方便啊,老板,我留下来吧。”赵飞挤眉弄眼的。
“嗯!”秦牧点头:“我也留下来。”
罗伟乖乖举手:“我看家!”
文景……“你们为什么要留下来?”
赵飞说:“我可以给你和涛涛做饭啊,难道你要给涛涛叫外卖?”自从文景搬家后,大辉就住进了雷泽研究所的宿舍,现在文景受伤,确实需要人。他是无所谓,关键是涛涛,弟控就是这么滴,一切以弟弟为重。
秦牧说:“我帮你上药!”
文景:“赵飞可以帮我上……”
赵飞赶紧道:“我不敢!”
文景……
说实话,文景感觉新家他自己都还没熟悉。
涛涛是赵飞接回来的,看见他哥吊着胳膊,这小子只说了一句话:“一直都感觉你要出事,现在总算踏实了,还好还好!”
这是亲弟么?文景特想揍人。
刚吃过晚饭,罗伟又来了,提了两个箱子,一个赵飞的,一个秦牧的,文景假装没看见,管不了了。
回房间看了会儿书,文景开始思考洗澡这件大事。
他身上还穿着套头的卫衣,本来回家就要换的,但是怕疼,就一直忍着了。可晚上睡觉总不能不洗澡换衣服吧?
试着把三角巾取了,结果胳膊稍微一动,就牵扯了肩胛骨,疼得文景眼泪都快出来了。
“笨蛋,你在干什么?”
文景扭脸:“疼!”
男人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看着作死的某人,见文景脸都白了,明显一直在忍着,又心疼的不行。
“你想干什么?”秦牧认命的坐到文景身边,见对方在拉扯身上的衣服,明白了。“乖乖等着,别动!”说着进了浴室。
再出来的时候秦牧手里拿着剪刀,文景有时会自己修剪前面的头发,所以浴室一直有剪刀,秦牧蹭吃蹭喝蹭住了这么久,文景的习惯他很清楚。
“你不会是……”
文景话还没说完,秦总就动手剪上了,直接从文景的背上开始,咔嚓咔嚓,文景听着那动静,总觉得哪里不对头。
秦总一鼓作气连左手的袖子都剪了,这下妥了,不用脱,里面还有件一字领的t恤,见秦牧还要动手剪,文景赶紧阻止:“这个我能脱。”
秦总举着剪刀:“你怎么脱?”
“你帮我啊,剪刀扔了。”
一字领的领子够大,t恤也够宽松,秦牧帮他先脱了右手,然后是脑袋,最后从左胳膊扯掉。
秦牧的视线落在文景的肩头,那里红肿了一大块,不过没有破皮,在医院的时候也就擦了消肿消炎的药,据说那药还有阵痛的功效,可惜文景觉得那个专家老头扯淡了,那种火烧火燎的疼法就没有停过,狗屁镇痛啊。
文景光着膀子被秦牧看得怪不好意思的,这人以前都是直接动手动脚,眼睛里除了欲|望就是欲|望,现在这么丰富的视线,文景一时有点不适应。
“怎么,内疚?还是心疼了?”文景起身,与秦牧面对面,忍着疼笑。
秦牧特想把他揉进怀里狠狠疼爱,深吸一口气才道:“你还知道?你不是一直强调我们是那种关系吗?你救我干什么?”
“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文景上前一步,胸膛撞上秦牧的,坏笑:“因为我喜欢你啊,不然谁管你!”
秦牧……不是无语,是傻了,真傻了……
文景挑挑眉,拖着一只膀子拿了睡衣进了浴室。
秦牧还愣在原地,脑子里是文景星星点点含笑的眼睛,他说“因为我喜欢你啊,不然谁管你!”
“因为我喜欢你啊!”
秦牧想,他家景儿怎么就那么招人呢。
因为喜欢你啊,所以才信任你啊,所以才会为你奋不顾身啊,你还问,你说你傻不傻?
浴室里,文景正在冲澡。
全身已经被水打湿,瓷白的皮肤在温水的滋润下渐渐变得粉红,那柔韧的腰肢,流畅的线条,只是一个背影,秦牧立刻就硬了,就连背上那道已经红肿的伤痕都显得无比诱|惑。
秦牧贴上去,两人的身体重合,文景立刻感觉到有一根凶器正对他的屁股虎视眈眈。
柔软的嘴唇落下来,一寸寸亲吻着肩膀上细致的皮肤,慢慢的吻向那纤细的脖子,文景的身子在男人的臂弯里开始颤抖,忍不住反手在对方腰上狠狠揪了一把。
“我都这样了,你下得去手?”
“我不动你!”秦牧避开肩上的伤把人抱进怀里,一寸寸吻上对方的唇。“我爱你,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文景心中一动:“我知道!”
从这个人第一次跟涛涛说喜欢他起,文景其实就知道,只不过……
“我帮你洗头,闭上眼睛!”秦牧说,声音有点沙哑,不知道是欲|望还是激动。
文景乖乖闭上眼睛,任由这人吻了一气才开始洗头。秦牧向来言出必行,就举着一根棍子帮文景洗头,最后还是文景看不下去了,用五指将军帮他弄出来。
“幸好伤的不是右手!”文景享受着秦大总裁的贴身伺候,无不得意的说。
“这种事以后绝对不许发生。”秦牧恶狠狠的:“我是认真的!”
文景指着自己的心脏:“你跟它谈吧!”
“你这个……”秦牧眼眸一暗,一把勾过文景的头,只能深深地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互相纠缠的两个人,对方心里有没有自己能感觉到,秦牧只是没想到文景突然就为他做到这一步,突然就说出来了。
因为我喜欢你啊,用那种雀跃的语调,干脆的,毫无保留的说出来了,就好像这句话他在心里已经说过无数次,我喜欢你啊,看,多么自然,我喜欢你啊,你不是知道吗,还问?
文景搂紧秦牧的腰,凝视着他的眼睛,再一次说:“我喜欢你啊,秦牧!”
你不知道吧,我一直在等着这么个机会说给你听,纯粹的,把满腔的感情,用我自己的方式,干干净净的表达出来。
秦牧突然就懂了,文景为什么要坚持那些在他看来无足轻重又可笑的坚持,不光为了涛涛,也为了他心中最圣洁的情感。
说白了,他的景儿自卑,因为他有一段不光彩的历史。
“你听到了吗,我喜欢你啊,秦牧。”文景勾着秦牧的下巴:“怎么,感动了?为什么不说话?”
男人脸上划过一抹疑似红晕的东西,冷下脸,把文景转过去:“别动,洗澡!”
半个小时后,秦总笨手笨脚的给他家景儿吹干头发,这才重新褪下文景的睡衣,给他上药。
手刚碰到肩胛,文景就抖了一下,疼得直吸气。
“是不是很疼,忍着!”
“我喜欢你!”
秦牧……“很快就好,如果是喷雾就好了。”
文景还是望着他:“我喜欢你!”
秦总忍无可忍:“闭嘴!”
脸上突然一疼,文景扯着他的脸,凑的很近:“你是不是脸红了?”
被他这么一说,秦总倒是坦然了,擦了药也不帮人把衣服拉好,视线火辣辣的落在对方的腰上,压低声音:“你在玩火。”
“表白也能让你硬?”
秦牧一把抓起文景的手按在他怒张的宝贝上,“硬不硬?”
文景不敢闹了,也玩够了,抽回手,不敢撩这个处在发情期的牲口。
伤在背上不能靠在床头上看书,文景就只好侧身枕着秦牧的肚子,睡觉还早,不能干点爱做的事,就只能看书。
没翻几页,两人的手机先后响了,文景点开,是翟弋发的微信,通知他和齐少杰的婚礼定在五月二十号。
“真会选日子,你帮我回一下,我一只手不方便。”
秦牧接拿过文景的手机,简单的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接着,翟弋的电话就追过来了,秦牧打开免提,就听翟弋在那边咆哮:“小萌物,你想死是不是,哥哥结婚这么大的事,你不表示祝贺就算了,怎么连激动一下的意思都没有?你怎么跟牧混了一段时间就学得这么冷漠无情铁石心情呢,亏四哥那么疼你。”
秦牧沉沉地道:“我是秦牧!”
文景凑上来:“四哥,我真的很激动,特别激动,激动的不得了,祝你跟齐总喜结良缘白头到老早生贵子,我要给你当伴郎。”
翟弋仿佛被雷劈了,半天才道:“是,你肯定是伴郎……啊,不对,你,你们怎么又滚到一起了?丫的,你们……”
秦牧果断挂了电话,顺便给两人的手机关机,揉了揉文景的头:“好好看书,不懂的问我!”

  ☆、第079章 挖人

剩余小说内容对VIP用户免费开放!

此隐藏内容仅限VIP查看升级VIP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